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正文
  [图文]韩  寒:站在春天的边缘(外二篇)         ★★★ 【字体:
韩  寒:站在春天的边缘(外二篇)
作者:韩  寒    作家方阵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492    更新时间:2013/7/28    

 

站在春天的边缘(外二篇)

 

 

走过了黄叶凋零的秋,熬过了北风呼啸的冬,在季节的尽头,在无尽的渴望和期盼中,终于迎来了山明水秀、草长莺飞的春。

    融尽冬天皑皑的积雪, 虽然残冬尚未褪尽,春寒依然料峭,但毕竟春日的阳光已变得温暖,北风也不再刺骨。春的信风逐渐唤醒了沉睡的大地,染绿了山川河流。冰封的河面也开始融化了,尘封了一个冬天的河床终于在春风里欢唱,那叮咚的流水声来自于原生态,来自于大自然、来自于天籁。一块块破碎的冰块也缺少往日的冰清玉洁般的姿态。

    大地露出一张初生婴儿一般娇嫩的脸庞,黑黝黝的脸蛋上长出绿油油的胡须,飘飘悠悠的在迎着风儿窃笑,草坪上,光秃秃的树枝上泛起星星点点的嫩芽,风一吹,在枝头上下作揖,笑意盈盈的在叩头作谢,谢春姑娘又让自己站到了春天的舞台上。墙角边,一簇迎春花在迎着春阳悄然开放,黄黄的花瓣是来做客的春姑娘,绿绿的枝叶为她铺成一条绿丝毯,在这条绿丝毯上,春姑娘要跳一段春天的舞蹈,蓝天白云是背景,小鸟欢唱是伴奏,唱一曲春天的赞歌,道出心中暖洋洋的春意。

    春是生长的季节,万物苏醒,欣欣向荣。路边的野草伸出了晃晃悠悠的脑袋,睁开了朦胧的眼睛窥探新的世界,一个新的生命对所有周围的事物是那样的稀奇,带着很多的疑问开始了新的生活。

    春风吹绿了山川,春雨滋润着万物,生命在悄无声息地生长着。微风吹来,芳香、湿润的花草的清香更是沁人肺腑。

  春天是新的开始,一切来的那样熟悉,那样迷人。一棵棵桃树也不知何时绽放开了花朵,美丽的桃花争奇斗艳,紫红的外衣包裹着粉白的花瓣,浅浅粉红的花有些娇羞,有些妩媚,楚楚动人的花骨朵铺满了枝丫,引来蜜蜂花间飞。不知何缘故,一直以来我对桃花有一种亲切感,这也许是怀旧的缘故吧!喜欢那优雅的白花,喜欢那淡淡的粉色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在泛绿的枝头开放,一片春意盎然,满眼是春的气息,这时如果在桃树下静坐,你会沉醉于桃花的芬芳中沁人心脾,“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

    嗅着一丝袅袅的春意,我心底的春絮骤然绽放,漫天飞舞的柳絮先蒙蔽了我的双眼,一缕幽幽的花香又醉了我的心房。放眼一望,春花灿烂,柳叶飘荡,老人和孩子们用手里的银线放飞风筝和白云、蓝天谈心。老人们放飞一颗热切的心和童年失落的梦;孩子们放飞理想的翅膀。挡不住的春意直涌我的胸膛。

  春天,是舒展灵魂的季节。扔掉束缚我们的臃肿的外套,也不必带那些笨重的行囊,走出去,走出围城的羁绊。远离城市的喧嚣,在这个物质横流的社会,人流交集,虽是繁荣也喧哗,到处尔虞我诈,竞争力很是强大,无血的战争比有血的战争更为可怕,更让我无法生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仿佛就是看别人的脸色生存,说白了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向来向往隐世长居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知有没有属于我的一丝净土,不知有多少人跟我一样,希望远离喧嚣。不得而知,或许只有我一人,又或是数不胜数,却远远希望无论在哪都能有一片净土, 找一个有山有水、芳草萋萋的好去处,“莫惜春衣坐青苔”,或者干脆就随意躺在绿草地上,享受和煦阳光的沐浴,彻底地放松放松自己,让自己的肢体亲近绿草、亲近泥土,把自己完全地融入自然,静听大地的天籁,感受轻松的释怀。犹如桃花源记,或更胜于桃花源记。

    春天是值得留恋的季节,她给人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是播种的季节,人们播种粮食,也播种了希望;是放飞梦想的季节,人们踏青,郊游,放飞心情;是心灵唤醒的季节;是情感萌发的季节,也是思绪涌动的季节。

    站在春天的边缘,品味的是春天那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朝气。我们挡不住岁月更替的脚步,却能把春天的精神,春天的魅力,深埋于心。

    春天是无私的,赋予万物生机,赋予万物活力,也赋予万物顽强的生命力;春天带给大地希望,也赋予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无尽遐想......我们心灵的慰籍。

    站在春天的边缘望着自由的透明的阳光,感悟生活,追求梦想,让那些在严冬雪被下被禁锢的思想开始萌芽,开始自由勃发,长得蓬蓬勃勃、生机盎然!把梦想做成风筝,放飞上蓝天,完成我们未竟的事业。

  站在春天的边缘,自然的春色也许我们无法挽留,只能埋藏在心里,然而,春天给予万物的那种顽强的生命力,那种积极向上的精神,那种给人以希望,给人以温暖的无私奉献的春天精神值得我们怀念,值得我们留恋,值得我们把她永远留在心里。我们感谢大自然的春天,热爱大自然的春天,拥抱大自然的春天。  

  生命四季,是我们每个人都共有的,而春天更能开启人们的感情之源,心灵之泉,难怪首次在甲骨文里露面的形声字就是“春”,难怪古人殷殷切切地寄语他的友人“此行江南去,千万和春住”。居住在大观园中的湘云更是大声疾呼:“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可是事实上春光难永驻,有来必有去,谁也挡不住“落花流水春去也”的结局。不管是落花有意,还是流水无情,都是表现了时间之易逝的自然迹象,但是精神上的青春,意志里的春色,进取中的春光,则当常驻于有志人和奋斗者的岁月年华里!          

   站在春天的边缘,春天就像人的青春,充满着生机和蓬勃的朝气。然而春天逝去可再来,青春却只有一次,不会久驻,试问人生能有几多春?不要虚掷时光,不要浪费春天。在这春的大地,我们能不尽情的驰骋,尽情的放歌?不管前面的路程有多远,多么的艰难,只要我们心中常存春天,我们的生命就会处处是春天,我们的生活就会处处充满阳光。留住春天,把春天的祝福留给自己,留给所有不懈奋斗的人。

 

让灵魂回归自然

    “开一片清塘藏月色,拓一片净土掩花魂。”喜欢这样至真至纯的境界,是太洁净,太安宁了。清波涟漪,寂静无声,唯见月色琉璃,如银似玉般倾泻。几枚花瓣在微风里飘然落下,在寻觅一个纯净的归依。

“习相近,性相远”,原本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心无杂念,有一个自然的灵魂,是那么的善良,干净......然而,随着时间的延伸,灵魂的自然土地上却生长出有毒的杂草,一寸一寸地侵蚀着灵魂的本真,乃至毒素不断地向每一个细胞蔓延,以至成为扩散为不可救药的毒躯。

是的,生活在复杂的社会空间,会不知不觉地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和影响,很难摆脱世俗的理念。社会本身是万花筒,有无以数计的虚幻,很能吸引人的好奇追逐,甚至有一些遮掩的现象让我们极其难以识别。要有独立的思考,要有雪亮的眼睛,要有特殊的定力,是很难做到的。因为,我们都是一般的人,不是圣贤,也不是钢铁似的物质,更不是超脱一切的神。

    每一个人都需要一种积极的氛围和自我中心的磁场吸引力,需要这种虚荣虚幻以支撑脸面,以慰籍空虚的心灵。为什么呢?每一个人都害怕寂寞。寂寞怕容易让社会把自己遗忘,怕被历史遗忘,更关键的是寂寞会导致在当前的社会中会自己已不复存在,那就失去很很多多。如果有了积极的氛围和磁场吸引力,那会招摇过市,风风光光,不可一世。如果有了积极的氛围和磁场吸引力,自己就会众星捧月,高高在上。如果有了积极的氛围和磁场吸引力,可以办成过去办不成的事,可以享受过去不敢想象的生活。

喝彩和掌声,代表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存在价值。那是由于长期学习和努力营造的成果。虽然,看似无关紧要,其实不然。有了喝彩和掌声,你在人们心中就有了挥之不去的形象,人们就会铭刻着你的名字,你的名声也就与日俱增,威望也就越来越高,一步一步地踏着醒目眼光的红地毯走向一种辉煌。当然,伴随而来的是金钱、地位、权势、美色等等,时机一成熟,你就可以叱咤风云了。

享有这些人间的风光和辉煌,能够出人头地,鹤立鸡群,出色出众,有什么错吗?当然没错,也是一个人应该去争取、去创造的,这本当无可厚非。因为,有了追求才有动力,才能让社会的发展有活力,生生不息地向前推动。

然而,一些人往往在追求和努力中,十分刻意,想尽千方百计,挖空心思,不择手段,泯灭良知,超越了法律的底线,以至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因此,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要时刻让灵魂回归我们原生态的样子,保持两袖清风的品格。要让灵魂回归到自然,必需要耐得住寂寞,无论风光或是沉落,都要经受得住严峻的考验。要有一颗平常心, 当然一颗平常的心是最不平常的,无论你面对的是什么,拥有一颗平常的心,你会变得冷静执着。闲暇时你是否想过,假如你只有三天光明,是的,如此的世界你无法想象。黑夜、沉默、寂静,仿佛世界只剩下你一个人,周围的世界只是未知,你似乎只能找倒自己。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世界,一个无比坚强的灵魂征服了它!海伦.凯勒是伟大的,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也许,这一切只是因为她那颗平常的心,给了她无尽的冷静与执着。她的人生中,永远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在那里,她可以回味快乐与悲伤。那里,没有世俗的喧闹,那里只有自己和自己的灵魂。人生是短暂的,即使只用于快乐与幸福却是那么的不足,为何再去分出一部分时间去用于无所谓的忧愁与悲伤呢?拥有一颗平常心,你的生活会不平常。

    泰戈尔说:“当你为失去太阳而悲伤时,你将要失去群星了。”人生正如是,失去了就不必过多在意,因为你将会失去更多。拥有一颗平常心是最不平常的,何不给自己一个空间,体会这平常的不平常。体会生活,体会人生。

    要让灵魂回到自然,就不能歪门邪道,自然心地就正,心地正了,就有了正气,就不会有贪欲,少了贪欲,就会拒腐蚀,拒污染。抵御毒素的侵蚀,需要坚定的毅力。

    撩开虚幻,还本来面目,做一个真真实实的自己,享受真正的阳光,获得思想上真正的自由。 

    佛说:“幸为福田衣下僧,乾坤赢得一闲人。有缘既往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字字珠玑的禅理,如晨钟暮鼓,

让人有一种醍醐灌顶般的彻悟。人生如梦,和不学一袭云,拥有一颗平常心,在属于自己的天空随来随去,不留汗痕。

    人生是繁华的,也许你无暇顾及满目的精彩;人生是短暂的,人活着总归是要死的。每一个人都是在等待死亡,每一天的生活都是等待死亡的过程。这些话进入到了我的心里,方醒悟:原来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走向死亡的过程。拒绝不了死亡。人生是迷茫的,也许你会迷失在风中找不到家的方向;人生是明了的,也许只有行将至尽头,你才能看清人生是如此的简单。纵是如此,拥有一颗平常心,让灵魂回归到原始的那种自然。那是人生最高的境界,也是最幸福的事情。

给灵魂留一片净地

    久居城市,面对的是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 内心却很寂寞,多的是一分焦躁,而少了本该有的宁静和清净。厌倦了城市的喧嚣与繁忙,便对宁静的山水心生向往。也许物质上越来越富足,可是精神却也越发贫瘠了。精神虚无的,有些人的内心可以长成生机勃勃的原野;但是大多数人的内心可能长成的就是一片荒漠,并在荒漠中枯萎死去。人活着的意义,精神的构建,追求的理想,这些问题又开始进入我的脑海。“哀莫大于心死”,很多人都知道这句话,但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的体会并理解这句话呢? 我想我稍微懂得这句话的含义了。

  当一个人在物质方面无比优越的时候,也许很容易走进人生的虚无状态。他会迷失自己,不知道活着的意义。不单单是物质优越的人会产生这种问题,生活在底层中为生计奔波到虚脱的人,也极容易生出这种疑问。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即便是那些伟人又是怎样呢?可见外在的东西不过是过往云烟,终将化为灰烬,连这灰烬也会消失。人活着为了什么?忍受一切的遭遇又是为了什么?

    现在,我们都在这条不属于我们自己的道路上奔波着,忙碌着……也许,哭过,累过,笑过,之后也就懂得了许多。

    心净则现“净地”。净地没有生死烦恼、污浊痛苦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天看着大街上匆匆的脚步,奔忙的身影,车水马龙的拥挤,和喧嘶吆喝的叫卖声,一派的繁华和喧嚣,有的时候真感到有点无所适从,和格格不入。

  内心清净则所住世界亦清净,现实的娑婆世界即为净地。即所谓“一念心清净,莲花处处开,一花一净土,一土一如来。”原来这净地,并不在天外,而是在心间。只是这心,须是摒除了一切杂念与欲望,须用清水洗去一切尘杂。

   佛家的境界自是高远,不是我们这些凡俗肉胎随兴就可抵达的,但我们完全可以自守一份清宁,让心澄静如水。我们不必青灯古佛,夜伴钟声,但我们尽可在这样浮躁的社会给灵魂留有一片净地,好在灵魂累的时候有个清净处,独享自我。

  梭罗曾在《瓦尔登湖》中写道,“一个湖,是风景中最美丽、最有表情的景色。望着它的人,可以量出自己天性的深浅”。这天性的深浅,就是一个人内心历练的高度,不经沧桑,怎知生命的厚重,不历艰险,怎达灵魂的彼岸?

  佛家说,灵魂在高处,自不染尘埃。这高处,是需要修身养性提升来的。而修身养性的最佳归处,便是回归自然,在自然里寻回本我。

   我喜欢清静,喜欢洁净,厌恶世俗的沉沦于腐败的肮脏,可我更多的时候也喜欢热闹,向往那份闹腾的氛围,悲哀的说,其实我很孤独,很难融入那种闹腾的气氛,把自己全神的注入其中,骨子里的那份叛逆,和天生的那种至性的性格,难以改变。

   我曾经寻找过,寻找那份来自灵魂深处的共鸣.默契,多少次的失落后就是放弃,就要去面对无尽的孤独和落寞。每天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过着庸碌的生活,倍感自己的不合时流和无奈  每天,看日升日跌,送潮起潮落,大好时光,都悄悄地从我们的指尖溜过,“寄语东风曾入梦,怕被流年误”,只好深闺书房,荡漾网海,读书读人,洺茶品人生,静静地在灵魂深处的那一片净地栖息,默默地守望着这一份难言的孤独,有谁能懂,有谁能知?

  人生啊,等待时,总是度日如年;期盼时,大好的时光,弹指间似樯橹,灰飞烟灭。时光匆匆,往事如烟,流星曾似雨。在这喧嚣的尘世,每个人的心中,原本都有一方净土,只是在尘世漂泊的久了,便蒙尘太多。走出纷繁与喧嚣,去聆听一场雨,去攀登一座高峰,去采撷一方月色,去捡拾一枚花魂。你会发现,原来天地万物,都是在渴盼一场灵魂的邂逅,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想通的,因为真所以善,因为善所以美,尊重每一个生命,关怀每一个灵魂,你的心中永远纯净如清塘,永远美好如春天。

人在浮世,要有一点精神追求,要有一点崇高,要有一点激情和浪漫,要有一点正义和良知,要有一点恬静与适然,要给灵魂留一片净地。

守住灵魂的淡定

淡定,是一种品质,一种处世哲学,一种生活态度,也是一种人生境界。

——题记 

人生需要淡定,淡在荣辱之外,淡在名利之外,淡在诱惑之外,不仅淡在面上,淡在人的灵魂深处里。这样的淡,能够让一个人在物欲横流的滚滚红尘中,击破纷扰,洞察世事,谢绝繁华,回归简朴,达到“落花无言,人淡如菊”的境界。少一分名利之欲,就多一分清静心。眼前的繁华美景只不过是一时的安乐,与其辛苦地追名逐利,不如抑制欲念,清心寡欲,做一个安平乐道、淡泊名利的人。最经典,最浪漫,最深情不渝的情话,永远来自淡定的生活,来自不悔的真心。最真实,最温馨,最长久的幸福,永远来自我们淡定的日子,来自我们宁静的心境。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只有那些心中对世事淡定的人,才能真正享受到宁静的滋味,也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成就一番事业,才能欣赏到人间的种种美好。

芝兰生于幽谷,不因无人问津而不芳,这是一种淡泊的清静;梅花开于墙隅,不因阳光不照而不香,这是一种自信的清静;流水绕石而过,不因山石之阻而纷争,这是一种谦让的清静;无花之树结果,不妒姹紫嫣红而孕育,这是一种朴素的淡定……

  拥有一颗清静淡定的心,你可以没有太阳的炙热,但拥有月光的柔美;你可以没有花朵的鲜艳,但拥有果实的甘醇;你可以没有水的灵活,但拥有了山的稳健;你可以没有酒的浓烈,但拥有了茶的清香;你可以没有甜美的歌喉,但拥有了精彩的填词;你可以没有作家的成就,但拥有了读者的领悟……

  俗话说:“红尘多悲喜,世事皆喧嚣。”在如今这个纷繁芜杂、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人们的心也异常浮躁与焦灼,名利得失终日萦绕心头,使许多人惶惶不安,备受煎迫。“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要解脱人生的痛苦,获得心灵的安宁和精神的愉悦,就要学会淡泊名利,不为名利所累,不被鲜花掌声冲昏头脑,不被金钱所束缚, 放下贪欲和妄念,清净心灵,清静地活着。

灵魂的淡定之道,要不受物役,不抱怨社会分配给你的东西不公平;要不为名累,想一想不仅身体,身后的名声也是过眼烟云;要不为别人的好恶所左右,不用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一个人要挣脱这个纷繁喧嚣,物欲横流的社会的确很难。但是每个人都别无选择,如果你要幸福,你的心灵就必须拥有一份淡定,唯有淡定,才能让你的内心安静下来,才能细细的品味生活的万千滋味。从容淡定,意味着时刻保持好心情,意味着自己还有广阔的境界。

繁华过后是寂寞,绚烂的背后是平淡。保持淡定,心绪宁静,一定是最平和,最美丽,最幸福的人。

   把红尘俗世都看透,繁华如梦亦如烟皆是浮云一片,留下苍凉驻心间,唯有看淡,再看淡,道禅的最高境界是淡定的心对待一切,返璞归真,看取事物的本来面目。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淡定是指生命的本然状态,没有经过任何雕琢的本来面目,反映在生活当中的就是安祥、喜悦、通达等等。

   人生有如在漆黑险峻的山路上攀登,时常与危险、迷茫为伴。于是,那些希望达到顶峰的人们,就迫切地需要一束月光、一盏明灯、一丝星火,抑或一切能够带来光明的事物,以便照亮他们未知的道路。   

  然而,越是急功近利地追求一份辉煌的人,往往越是难以达到成功的顶峰。相反,最终能够攀上顶峰的人,是那些从容行事,追求一份淡定的人。放眼历史长河,那些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先贤智者,无论经历多少辉煌,无论外表何等风光,在他们心中始终会抱有一块淡定的净土。那是灵魂的圣地,是自我的天堂。

   一个人要挣脱这个纷繁喧嚣物欲横流的社会的确很难。但是每个人都别无选择,如果你要幸福,就必须在这样的物质横流的社会中守住灵魂的淡定,唯有淡定,才能让你的内心安静下来,才能细细的品味生活的万千滋味。从容淡定,意味着时刻保持好心情,意味着自己还有广阔的境界。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句话是对淡定一词的完美诠释。淡定不同于淡漠,也不同于消极。它是一种平和,一种从容,也是一种原则,一种品质。平淡地对待得失,冷眼看尽繁华,畅达时不张狂,挫折时不消沉。淡如烟云、定如磐石!这是一种淡然,一种朴实,它不张扬、不喧嚣、不妖艳,不再作年少时的无病呻吟,不再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再会手高眼低的去投机。这种“淡”是一种脚踏实地的平实,它丰富而不肤浅、它恬淡而不聒噪、它理性而不盲从。

    守住灵魂的淡定就是要不受物役,不抱怨社会分配给你的东西不公平;要不为名累,想一想不仅身体,身后的名声也是过眼烟云;要不为别人的好恶所左右,不用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只有这样,才能生活得快乐满足。只有懂得了灵魂的“淡”的内涵后,才能够变为滋润万物的水,为世界,也为自己带来希望的甘霖。守住心灵的淡定是一种境界,这种境界也许难以企及,但是至少我们应该走在追求这种精神境界的道路上。不再刻意地追求成功,追求辉煌,而是将自己化作淡定的水,用全部的生命和信念,用高贵的淡定和从容,谱写生命的华章!   

当你真的守住了心灵的淡定,你还怕自己不能攀上人生的最高峰吗?

韩寒:女,外文名:sunshine,别名:韩小红,笔名:寒冰、韩淼。性格:轻微敏感质。1989年10月12日出生于连云港市。连云港市淮海工学院中文系毕业,工作后函授江南大学mba在读。2000年开始在连云港《苍梧晚报》、《扬子晚报》、《连云港文学》、《读者》、《雨花》、《安徽芜湖大江晚报 》、《镇江京江晚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近百篇,至今已有近数十万字见诸各类报刊杂志。

201357日被市作协推荐去南通参加省作协举办的青年作家读书班学习。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青联联合会成员。连云港流浪动物协会会长。平时写诗歌、散文、微型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大学毕业就职于某私企。传媒公司签约主持人。最大的理想:成为著名的作家。

作家方阵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家方阵:

  • 下一篇作家方阵: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吴金超:教师行吟(外三首)
    邵春怡:槛外长江空自流(外…
    徐雪梅:冬天里思念一片叶子…
    周彩虹:袁阿泥的一天(外五…
    赵可法:清心神逸(外两篇)
    王保利:苦楝花儿香喷喷(外…
    庄洪高:相逢是首歌(外五篇…
    王保平:茅草屋的记忆(外四…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