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作家风采 > 正文
  [图文]孔  灏         ★★★ 【字体:
孔  灏
作者:王雅萱    作家风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444    更新时间:2013/7/6    

 

孔灏:在盛唐的天空下漫游与吟唱

王雅萱

    本文的题目借用了孔灏一组诗的题目,因为喜欢。这组诗发表于2006年12月《诗刊 上半月刊》,是诗人参加素有中国诗坛“黄埔军校”之美誉的第二十二届青春诗会时的作品。在没有见过他本人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把他想象成一位白衣飘飘、丰神俊朗的少年,这也是因为这组诗里的那首《一年》:

    “一年的雪花谢了/一年的李花开了/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醉里挑灯/我看见一年的芳草/染绿了细碎的马蹄声这一年谁是我的天涯/这一年  谁/在等着我回家/这一年的江湖老去了多少少年/这一年我离开/我还能不能站在你的面前让你知道呵/我  已经回来//这一年远了/一匹马  在岁月中扬起了它的鬃发/像是我的笔抬起/像是我的笔放下/这个世界所有沉重的问题/都可以作一声  轻轻的回答”。

    古典的意蕴、优美的情境,还有几许苍凉几许忧伤,将一位在盛唐的天空下漫游与吟唱的少年诗人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你这样想,我可真是对不起你的想象啦!”他笑着说,其时,冬日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脸有点红。这,倒让因为采访他而和他初次见面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诗歌就是好好说话

如果有人告诉你:诗歌就是好好说话。那么,你相信他是个诗人吗?你相信这个诗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习诗并在国内各大诗歌名刊发表作品,作品入选多种年度最佳诗歌精选和《新华文摘》、《青年文摘》等。有诗歌在中央电视台《电视诗歌散文》节目播出,有诗歌编入中华书局出版的国内权威高一版教辅刊物,有诗歌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刊》举办的各类诗歌大赛中获“一等奖”等多种奖项。有诗集通过中国作家协会专家组无记名投票,成为“二十一世纪文学之星丛书”设立至今惟一入选的江苏诗人,并由中国作协公费出版。2009年,获第七届华文青年诗人奖第一名。2011年,个人诗集在江苏省第四届紫金山文学奖评选中以评委全票当选,列为五部获奖诗集第一名。甚至中国作协直属刊物《诗刊》为其所作“诗人档案”栏目的编者按指出:“在古典与现代的语境交汇中,孔灏的诗歌是当代汉语诗歌的一个重要收获”。你相信这样的诗人在谈到诗歌时,竟会说出“诗歌就是好好说话”这样的观点吗?

对于我的疑问,孔灏这样回答:诗歌就是好好说话包含三层意思。1、诗歌要说“人”话。当前,假冒诗歌的名义不说人话者大有人在,他们或者把诗歌当作行为艺术来表演,或者把诗歌写成不知所云的昏乱呓语,或者在诗歌中尊崇失去人的基本道德底线的生活方式和生活话语……这一切,都是与诗歌无关!诗歌从来都应该散发出作者灵魂的香气,而绝不是陈腐之气、腥骚之气、恶臭之气。2、诗歌要说“真”话。这一“真”字,于写作者,是指诗歌的内容应该是具有真情实感的心里话;于社会,是透过生活现象之后所发现的本质或规律;于读者,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人类共有的情感和价值观。同时,诗歌必须有其真正的成其为“诗”的东西,比如丰富的想象、和谐的韵律、优美的表达等等。3,诗歌要说“汉”话。现代汉语诗歌永远是有源流的诗歌,一个幸运地生活于二十一世纪的汉语诗人,他所写作的诗歌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古代诗歌。所以,他写诗,同时也是在说古人的话、现代人的话和未来人的话,也因此,他的诗歌要有继承,也要有发展,并最终以其对于华夏文化和汉民族思想情感的传承融入世界文化之中。一句话,一首“好好说话”的好诗,应该是使人求真、向善和思美的。

唯美的语言与禅的境界

    当年,冰心老人为中国现代文学馆诗人馆题词时写到:“年轻的时候,能写几句诗的,都叫诗人;是不是真正的诗人,要看他到年老的时候。”孔灏坦言,他从1981年上初三时即开始写“诗”,而且还是写“古体诗”,但是真正有点像“诗”的作品,恐怕还是在1986年之后才出现。其主要标志就是:1986年的一首“诗”参加“展望杯”全国诗歌大赛,和当时特别有影响的著名诗人汪国真共同荣获创作奖,收到了平生第一次诗歌大赛的奖金———30元。

    翻看孔灏的早期作品,虽然稚嫩,但其唯美的语言、漂亮的想象却已初见端倪。他写《一片雪》:“一片雪在有风的夜晚叫我的名字/那么小/一片雪  一片风中迷路的月光/在燕子的呢喃声里/听出了花香”;他写《霜》:“霜/月光最小的妹妹/我们身旁/最平凡的沧桑”;他写那个后来嫁给他的小名叫“虹”的女子:“名叫虹的女子/让我在雨季最绿的芭蕉叶下/收集你阳光的微笑  樱桃的情意/让我那画帘半卷的心上随便飞过一只燕子/轻轻轻轻  向东风起的地方/衔起我们往事的枯枝”。当然,早期的孔灏并不只会风花雪月,如《侠客行》:“穿白挂素  仗剑临风/一茎笛声于梅花中遍插江城/想大漠深处长河落日/待故人雁书来时/那燕山独骑/已随了雪花  在往事中苍茫”;再如《好剑》:“拈花飞叶  皆可伤人/真的好剑/无需在手  亦非在心/事实上/当你像个真正的男人/你白衣一角/都是剑锋”等等,英气勃勃、丹心铁血之作也每每为人所称道。

    进入新的世纪之后,孔灏以数十组组诗《春天的长短句》、《幸福的苹果来到我们中间》、《不知名的鸟飞过我们面前》、《胜利之歌》、《静夜里奔跑的泪水》、《孔望山》、《热爱》、《在盛唐的天空下漫游与吟唱》、《多我一人》、《山高月小》、《风景》、《安静之诗》等,在诗坛产生一定影响。这部分诗歌与早期作品相比较,唯美的语言得到继承和发展,诗歌的境界则更加阔大,而且,也许是诗人2003年之后就职于民族宗教工作部门的原因,其字里行间时见禅风禅骨。如《群羊》:“一只羊必定是孤独的,而一群羊/更孤独! 在呼伦贝尔/我看到一群羊的孤独/加重着白云的分量”。诚如当代诗歌评论泰斗、著名诗评家谢冕教授谈到孔灏诗歌时所说的那样:在现今年轻诗人中,能以丰厚的古典意蕴写当代生活的实不多见。他的诗充盈着他所推崇的、能够散发出“中国的芬芳”的“灵魂的香气”。而江苏省作协党组成员、省作协创研室主任、著名评论家汪政先生在第四届紫金山文学奖综述时,也明确指出,孔灏的诗歌“诚挚、飘逸,游走于诗意和禅意之间,具有突出的抒情特色且富于歌唱性”。

两个故事揭示的小情怀

    作为著名诗人,孔灏还兼任连云港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我问他,对于自己和连云港市的诗歌创作,有何远大愿景?他回答说,连云港市的优秀诗人越来越多,连云港市的诗歌创作一定能在全省甚至全国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但是就自己的诗歌创作而言,或者,倒应该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同时,也适度地关注一些小情怀。

    接着,他就讲了两个故事。当年,前秦苻坚率八十万虎狼之师进攻东晋,其旌旗蔽日,气势如虹,投鞭断流,志在必得。东晋名相谢安之侄谢玄临危受命,仅以八万子弟拒敌于淝水。剧战之后,谢玄大获全胜,直杀得符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捷报传来时,谢安正与客人下棋,他看完战报,“默然无语”。客人问战况,也只淡淡一句: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又当年,天寒微雪,书剑飘零。三个还在落魄中的诗人王昌龄、高适、王之涣围炉浅酌于旗亭,因邂逅一群美丽的歌女,相约其中最美的女子吟唱谁的诗歌,则公推谁的诗歌为第一。结果,名实相应,宾主尽欢……他认为,两个故事,两朝天地,其间除去细枝末节外,其实也有着共同的主旨在。人爱谢安谢玄,爱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于他而言,却独爱那多语的客人和绝色的歌者———这个世界,能够语我所欲语、歌我所欲歌,却是多么难得多么可贵!

    有人曾说刘半农“浅”,而这“浅”,却是深刻如鲁迅者也喜欢的。好比空谷里的幽兰,那也要心似幽兰的佳人才可相遇、相识与相知;又好比那陌上花开缓缓归来的佳人,她心中的慢,一定也要如花瓣的开合,一点一点地绽开了世界的美丽和期待。 

    套用“诗歌就是好好说话”的观点,小情怀的诗歌就是好好地悄悄说话,就是好好地耳语。但,如果一个人可以对很多人耳语、甚或对众生耳语对自然耳语,那么他的声音将多么巨大,那么他和这世界的关系又将多么地亲近啊!

作家风采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位作家风采:

  • 下一位作家风采: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李  东
    徐继东
    蔡  勇
    刘国华
    诸葛绪德
    李建军
    何正坤
    赵匡民
    殷胜理
    邵顺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