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校园作家 > 正文
  [图文]李梅香:为了三连冠(外三篇)         ★★★ 【字体:
李梅香:为了三连冠(外三篇)
作者:李梅香    校园作家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80    更新时间:2013/8/27    

 

为了三连冠外三篇)

李梅香

新来的王老师因要接待一位来访的学生家长,不得不放弃对学生的监督——在教室里背课或者改作业。转念一想,都是三年级的学生了,放手一次又如何?正好趁此机会检验一下大家上自习的自觉性。

学校一直在抓自习课纪律,每周评选优秀班级,发流动红旗作为表彰,王老师和她的学生一直期待着三连冠,因为她们班已经连续两次被评为“优秀班级”了。

透过办公楼明净般的窗户,王老师不时地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班级的动态,大家正埋头做作业或者看书,只有一个小脑袋经常东张西望,有时还猫着腰走到后门口,探出头向外张望。“又是那个‘大头张’!”王老师有些生气了。

恰巧在这时,检查纪律的值班老师过来了。“完了!”王老师暗自叫苦,但除了自认倒霉已别无他法。

等送走了家长,王老师再也坐不住了,她得去教训一下这个“大头张”。“大头张”因头大而得名,聪明却不爱学习,调皮捣蛋那是常有的事。今天他竟然在这节骨眼上给班级抹黑,这周的流动红旗算栽他手里了。

王老师一走进教室,班长就站起来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事。“我已经小声提醒过张浩几次,他不听,结果被值班老师发现了,都怨他,这下子‘三连冠’没了。”

班长的埋怨触动了所有人的情绪,大家纷纷指责张浩,一时间教室里乱哄哄的。

王老师强压火气,默不作声,她一直在观察张浩的反应,只见他耷拉着脑袋,偶尔抬起头怯怯地望向老师,晶莹的泪已在眼眶里打转,好像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口。

等大家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些,王老师一字一顿地说:“大家安静一下,事情的经过班长说了,我在办公室里也看到了,我现在最想听听张浩自己的解释。”

张浩慢慢地站起来,眼泪像两条小溪在脸颊上肆意流淌。“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想……想……看看值班老师来了没有,如果来了,我好提醒大家注意,争取得到第三面红旗,我……我……没想到会这样。”

张浩早已泣不成声,看得出他是真的后悔了。

“原来是这样!我错怪他了!”王老师暗自庆幸刚才没发雷霆之怒,她的泪差点也让这个“大头张”给勾了出来,她仰起头,使劲眨了眨眼睛,然后微笑着对大家说:

“今天,我很感动,我一直把你们当成需要时时管教的孩子,现在看来我低估你们了。“三连冠”我想要,但我更爱你们这颗热爱班级有集体荣誉感的心!我相信,大家有了这份心,我们班不愁得不到‘三连冠’,就连‘六连冠’也指日可待!”

说到这儿,王老师的目光转向张浩:“下次上自习课的时候,大家只要记住管好自己就行了,有时候好心会办坏事,对不对?”张浩听懂了老师暗示他的话,使劲地朝老师点了点头。

“我们来唱支歌吧,不过大家要小声唱,因为这节是自习课,我来起头——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教室里荡漾着甜甜的歌声,大家的脸上绽开了花一样的笑容。

捡到钱包之后

                          

“我今天捡了个钱包。”中午一回到家,诗雨就迫不及待地告诉好朋友杨雪。

“噢!我看看。”杨雪急急忙忙地说。

诗雨拿出钱包,递给杨雪看。

这是一个女式小钱包,比较精致的那种,里面有许多夹层,杨雪一层一层地打开,取出里面的东西,有银行卡,折叠得很整齐的零钱,一共70元,看得出主人很心细。还有一张身份证,名叫牛苏苏,十九岁女孩。在最隐蔽的角落里,找出了一张写满电话号码的纸。杨雪认真地看着,思索着,不像往常那样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你打算怎么办?”杨雪问。

“当然是还给人家,要是我丢了这些东西,不定这会哭成什么样儿了。”诗雨设身处地为失主考虑。

杨雪递过去那张写满电话号码的纸,问:“你决定了?”

“嗯。打女孩妈妈的电话。”

杨雪开始用家里的电话拨号,但对方已停机。

“打她二叔的电话吧。”诗雨提议。

“不,打女孩姑姑的,姑和侄女最亲。” 杨雪说。

杨雪忙着拨电话。

诗雨有些不安地问:“你说我们会不会也像电视上播的那样,做了好事却惹上麻烦呢?一个老太太被一辆电动车刮倒在地,肇事者溜之大吉,旁边一个大哥哥把老太太送进了医院,没想到老太太却说是这个大哥哥撞的,弄得这个好心肠的大哥哥到处寻找证人。”

“那样的话,你去收拾残局,钱包是你捡的。”杨雪故意吓唬她,逗她。

“真那样,我这辈子只做这一回好事。”诗雨有些不高兴地说,好像她已被赖上了似的。

电话拨通了,杨雪顺手按了一下免提,接电话的是女孩的姑姑。

“喂,你好,请问你是牛苏苏的姑姑吗?”

“是啊,你是谁?”

“我叫杨雪,我们今天在书店门口捡到一个小钱包,里面有身份证,是牛苏苏的。”

“噢,请等一下,我问问。”

电话挂断了。

“人家知道你是谁了,如果讹上你了,看你怎么办!”诗雨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电话打过来了,还是女孩的姑姑。

“杨雪你好,东西是苏苏丢的,她没去学校,已经回家了,正着急呢。请问你家住在哪里?”

“我家在龙苴镇。”

电话那头出现明显的停顿,对方大概不知道龙苴镇在哪个位置,一时间无法应答。诗雨听得不耐烦了,在一旁大声说:“牛苏苏在哪上学?”

 “在博文中学读初三。”对方回答。

“那就好办了,我们就住在学校西边的那个村上,不太远的。”诗雨兴奋得大叫起来。

“那能不能请你把钱包送给苏苏呢?我不认识去你家的路呢。”在诗雨听来,对方有些得寸进尺,不过,为了那个正在着急的女孩,还计较什么呢?索性好人做到底吧。

“没问题,我们去。”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为圆满解决这件事开心得不得了。

     

捉鼠记

                                          

深夜,我被一阵响声从睡梦中惊醒。

用手臂挡住灯光,费力地睁开眼,看见晓晖正在关窗、插门栓,然后用几个鞋盒挡住门下方两指宽的缝隙,一问才知道他在为捉老鼠做准备工作。

只见晓晖右手拿着拖鞋,追着老鼠一会儿从床头奔向床尾,一会儿又从床尾奔向床头,偶尔还把头伸向床底寻找。床底装满书的几个纸箱已被他搬了出来,狭小的房间顿时显得凌乱不堪,快没了转身的地方。

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我睡意全无,索性起床陪他捉老鼠。

赤手空拳肯定不行,我拿起另一只拖鞋,使劲拍打着纸箱,老鼠藏不住,满屋子乱窜,晓晖手里的拖鞋噼里啪啦地打向老鼠。老鼠急了,跳上窗台,想跳窗逃跑,门儿都没有!窗户早被他关死了。我真真切切地听到老鼠撞上玻璃的声音,老鼠却不见了。我们带着几分好奇小心地观察着动静,这时候窗帘轻轻动了一下,不用说,这家伙肯定躲在后面,晓晖毫不犹豫地手起鞋落。我正担心玻璃会被他打碎,就见老鼠沿着窗户窜向床头。我害怕极了,要是老鼠躲在床头,今夜怕是无眠了,谁敢睡呀。我小心翼翼地检查床头的每一样东西,总担心一不小心碰到老鼠会被它咬一口,直到确信老鼠已逃走,一颗心才落了地。

遍寻不着老鼠,我们只好再次挪动纸箱,拍打床沿,有意制造响声让老鼠自己出来。

惊慌失措的老鼠突然逃向我的脚边,意在通过房门突围。我吓得尖叫一声,跃起一尺多高。

晓晖迅速冲向房门,拖鞋如暴雨般落下,无奈拖鞋是软的,否则老鼠瞬间就会毙命,但很明显,老鼠受了重创,加上疲劳,它的奔跑速度大不如前。

晓晖紧追不舍。

由于受了刚才的惊吓,我现在只负责寻找老鼠的下落。

老鼠向电视柜后面奔去。

我看得清清楚楚的,却不见老鼠的踪影,晓晓说我被吓晕了,看花眼了。我不服,一寸一寸地沿着柜子边缘搜寻。哈,我看见了,它正扒着柜子角躲在最里边靠墙的地方,一动也不动,在躲避,也是在养精蓄锐,这个狡猾的家伙!

晓晓慢慢地把柜子推向墙边,意在挤死老鼠,老鼠也不傻,立刻逃走,再次冲向门边。这一次,老鼠得逞了,因为晓晖刚才猛力拍打老鼠的时候,移动了鞋盒,门下方显出了一尺多长的缝隙,老鼠就从那儿逃走了。

晓晖不甘心地打开房门,意欲追出去,我笑了:“外面黑洞洞的,你知道老鼠逃向何方了?收兵吧。”

晓晖悻悻地罢了手,很为让一只即将束手就擒的老鼠逃脱而愤愤不平。

金银花

                    

那一年,朋友送我几把金银花的花根,我把它们分给左邻右舍,自己留下几株埋在菜园边上,浇足水,并且插上记号避免被踩坏。那时我尚不知金银花的花儿是啥模样,所有有关它的知识,仅限于夏天被蚊虫叮咬后抹上能止痒的金银花花露水了。

后来上网查询才知道,金银花初开时花呈白色,后渐变为黄色,故称金银花。新兴的金银花茶,是老少皆宜的保健饮料,茶汤芳香,甘凉可口,常饮清热解毒,通经活络,护肤美容。

来年春天,金银花吐出幼芽,不久生出椭圆形的叶子,细长柔软的茎伸出老远,只要能接触泥土便抛须扎根,顽强的生命力让我惊叹,这一刻,我不禁有些担忧:它该不会“泛滥成灾”在菜园子里喧宾夺主吧?

接下来,我在菜园四周埋下数根木棍,在相邻两根木棍的顶部和中间都拴上绳子,让金银花的藤曼顺着绳子延伸开去,几株枝繁叶茂的金银花正好把菜园围了一圈,这大约是我家特有的“花栅栏”了。

夏天,清晨,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刚打开门就闻到了扑鼻的香气,踱步到“花栅栏”旁,只见绿叶丛中缀满了白银似的金银花,白色的花瓣,花蕊带点儿黄色,喇叭形的花朵正个个朝上,贪婪地吸吮着露滴。我深深地嗅一口浓郁的花香,伸个懒腰,踢踢腿,瞬间神清气爽,精神倍增,这才转身忙别的事去。

偶有闲情,在茂密处截几根带花的花藤,随手一挽,就做成了一个白绿相间的花环,戴在头上,秀发生香;放到桌上,中间摆上茶具,那叫一个淡雅别致,极像把花坛搬进了屋。

傍晚,摘一把花儿撒进浴缸,放上热水,美美地泡上一会,祛痱止痒,浑身清爽,而且肌肤留香。

劳作之余,摘一些金银花放在窗台上的玻璃器皿里,眨眼功夫便是一屋子的清香。在花香中随手翻几页书,惬意得很;倦了,闭目养神,仿佛身处百花丛中,一身的疲惫很快消失殆尽。

窗台上,金银花的花干越聚越多,等花干透,我找了块花布,做一个塞满花干的抱枕,留待冬日里放在床头,日日闻着花香,一如把夏天留在了冬天里。

附:

李梅香,灌云县龙苴镇人,爱好文学,梦想用文字描绘人生,活出自己的精彩。20105月,在《家教周报》上发表《五分钟作业》。201111月,在《少年作家》上发表《换个方式过暑假》。20126月,在《苍梧晚报》上发表《被公开的情书》。

(编辑:王军先)

校园作家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校园作家:

  • 下一篇校园作家: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曹延标:飞回B地球
    王经涛:我叫杜晓靓(节选)
    王庆友:没有伤痕的青春
    徐继东  徐培译:温暖的谎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