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小说园地 > 正文
  [图文]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四篇)         ★★★ 【字体:
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四篇)
作者:尚庆学    小说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32    更新时间:2014/2/20    

 

送心上人上天堂(外四篇)

尚庆学

石岩和仲晴相恋了三年,这对幸福的恋人即将走上婚礼的殿堂。不幸的是,仲晴被查出身患重病,两个心爱的人相拥而泣。

仲晴疑惑地看着石岩,傻傻地问:“石岩,你还爱我吗?”

“你胡说什么!”石岩用手堵住了仲晴的嘴,“过去我们相爱,现在我们仍然相爱,将来也一定相爱到底。”

仲晴很是感动,她将头投进了石岩的怀抱。

医生偷偷对石岩说:“你的恋人是乳腺癌晚期,她活在世上的日子不会太长了,你可要有思想准备。”

石岩听了,眼泪像泉水一样往外涌,他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可是他又没有什么神力让仲晴康复,他只希望在仲晴活着的日子里好好地陪伴她,好好地爱她,守护着她安详地步入天堂。

仲晴似乎猜到了自己的病情,她生怕自己心爱的人会离开她。每次石岩来陪她时,她都格外有精神,眼睛里透射出不舍的神情。石岩也深知仲晴的心思,一有空就陪在仲晴的身边,握着她的手,给她讲述过去相恋时美好的故事。看着一对恋人如此地真爱着,仲晴的家人暗暗地赞赏和叹息。

一天,仲晴突然问石岩:“跟我说实话吧,我还能活多久?”

石岩吃惊地看着仲晴,不知说什么是好。

看着石岩为难的样子,仲晴笑了:“石岩,我不怕死,只要你能陪伴着我走到最后,我就死而无憾了。石岩,你能做到吗?”

石岩知道仲晴的病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他抓住仲晴的手,放在自己的心窝上,动情地说:“我对天发誓,我一定陪伴你走到最后!仲晴,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下周我们就举行婚礼,让你的美丽永远留在人间。”

仲晴又惊又喜,她真希望做了石岩的新娘后再离开这个人世,现在石岩帮她说出了这个心愿,她无比感动,她的泪一下子涌出了眼眶。

婚礼如期举行。仲晴身穿洁白的婚纱,显得格外漂亮,她踏着典雅的音乐,与石岩相拥步入婚礼殿堂,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仲晴的眼里闪动着幸福的泪花,参加婚礼的人们也都热泪盈眶。

婚礼过后,仲晴显得更有活力了,她让父母回家打理家里的事,身边只留下石岩一人照顾。石岩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以爱人的身份侍候着仲晴,他深情地对仲晴说:“只要你一天活在世上,我就一天不离不弃。”

仲晴奇迹般地活着,远远地超出了医生估算的期限,她在幸福情感的滋润下,似乎并不是一个危重病人。

幸福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从热烈的夏季进入了清秋,眼看就要到严冬了。有一天,仲晴发现石岩一个人在抹眼泪,急忙关切地问:“石岩,你哭什么?是不是医生说我快……”

“你不要胡说。”石岩深情地看着仲晴,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明天,我去找个工作干吧,我们已经没有什么钱了。”

仲晴心疼地说:“石岩,这么多天,都把你累瘦了,为了我,你太苦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对我的真情。”

石岩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扑簌簌地往下落。

仲晴安慰道:“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从明天起,我不需要用药了,我想回家,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比什么药都好。”

石岩擦了一把眼泪,说:“不用药怎么能行?况且你还需要增加营养。让你爸妈来照顾吧,我出去找份工作。”

见石岩态度坚决,仲晴只好依依不舍地放走了石岩,为了治病,她只能这样。

石岩含着泪走了。第二天,他来电询问仲晴的病情。第五天,他又问了一次。第十天,他来电说:“仲晴,在你的枕头底下有一张纸条,请原谅我不能过去看你了。”

仲晴急忙找出那张纸条,上面写道:“仲晴,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快要崩溃了,只好选择了逃避。请你放心,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三天后,仲晴病危,嘴里一直不住地念着石岩的名字,依依不舍地步入了天堂。

猜谜

电视上突然蹦出了一个有奖猜谜节目,谜面是:

长的少,短的多,用脚踩,用手摸。

要求打一生活用具。我顿时来了兴趣,可是想了一会,总是找不到谜底。有观众很快打去了电话,说谜底是斑马线。主持人立刻否定了他的答案,然后作了提示:这种用具我们并不经常用,有时候用来爬高。

我豁然开朗,谜底是梯子,对,正是梯子,两边两根长的主杆,中间横着许多短的,登高时,上头用手抓着,下面两脚踩着。

我欣喜若狂,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猜谜热线电话。我不计较每分钟2元的通话费,这算什么,答对了,能拿到价值5000元的苹果手机,花小钱,赚大便宜,值。

电话那边立刻响起了一段音乐,接着是一个亲切的女声:“这位观众,你好!欢迎你参加我们的‘只听不说’猜谜节目。现在你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听清楚我的提示,不要说话,不要挂机,按我的提示按键,大奖就会向你招手……”

我想,直接说答案不就行了吗,啰嗦什么。但为了拿到大奖,我还是耐下心来,走到一个僻静的房间,静听她的提示。

“请考虑一下你的答题思路,如果你认为这种东西与爬高有关,就请你按下1号键……”我立刻按下1号键,可是那头还在讲话,我又按了一下,还不行。好容易等她说完了那些充满诱惑力的话,我才重新按下1号键。

“恭喜你,你按对了。现在请你不要挂机,我马上和导播联系,让你的号码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以便直接显示你的答案,这样你就能获得价值5000元的苹果手机。导播,我这边有一位观众打来电话,他的思路正确,请你准备显示他的号码……”

我很兴奋,马上就能向主持人说出我的答案了,然后就会听到她的肯定,并会惊喜地说“恭喜你,中了价值5000元的苹果手机”。

“这位朋友,你的运气真好,你马上就有希望获得大奖了,祝你马年快马加鞭,马到成功,用龙马精神一马当先地冲向领奖台。请你不要挂机,如果挂机,大奖就失之交臂,后悔莫及,我想,这位朋友是明智的……”

她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让我有些生气,可是马上就要报答案了,你说什么我也要坚持到底,决不能功亏一篑。

“这位朋友,现在导播正在准备联通你的号码。喂,导播,我的这位观众现在正在线上,你可以显示他的号码了。这位朋友,导播正在准备,你很快就可以报出你的正确答案了。好,现在听我的提示来按键:长的少,短的多,用脚踩,用手摸。这种东西跟爬高有关,如果你认为它是梯子,就请按下1号键……”

我立刻按下1号键,可是她还在说着话,说什么要把握机会,当机立断,拥抱大奖,享受生活等。我按了四五下1号键,终于得到她的肯定:“恭喜你,你的答案很正确。好,现在请你不要挂机,我马上让导播把你的答案和电话号码显示在电视屏幕上,这样你就可以领到属于你的大奖了,到时,你只要付1元钱的邮费,就能收到你渴望的价值5000的苹果手机……”

我恨死那个导播了,他怎么还不显示我的电话号码呢?通话时间至少有20分钟了,40元钱没有了,为的就是报出我的正确答案,拿到我渴望的苹果手机。

我亟不可待,忘了“只听不说”的节目规则,大声说道:“快点,怎么还不让我说出正确答案?”

“请这位朋友不要说话,我们的节目是‘只听不说’,请你耐心等一会,我们马上让你报出答案,千万不要挂机。如果你挂机,不但你失去了大奖,连我也会受到导播的批评……”

我实在等不及了,猜想到,我真的能拿到大奖?这个节目是不是骗人的?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不让我说答案?电视上能有公开骗人的节目?不可能吧?我要挂机,又不甘心,犹豫了一下,没有按键。我走出房间,看电视屏幕上的情况,刚才的猜谜节目早已结束,正放着电视剧呢。

这时,手机里传来了声音:“这位朋友,导播马上就为你显示号码,让你说出答案,请你做好准备……”

我说:“你个王八蛋!”随即狠狠地按下了关机键。

二狗子成长史

二狗子小时家里很穷,可他并没有饿着。

他会捕蝉,捕来后放到木炭火里烧了吃。别的孩子都用黏胶粘,或者用细尼龙线套,常常是竹竿一靠近蝉,蝉就扑棱一下飞走了。二狗子在竹竿顶上撑起一个尼龙网兜,只要对准树上的蝉一扣,蝉就扑棱一下飞进了网兜,几乎是百发百中。别的孩子都愿跟他玩,好吃烧熟了的蝉。

二狗子还会捉小海蟹。别的孩子都用铁锨挖小海蟹的洞,挖到很深才能捉到躲进洞底的小蟹。二狗子不用挖洞也能捉到很多蟹,他自己造了一只哨子,趁着小海蟹们中午出来晒太阳,满海滩上都躺着蟹,他悄悄地挪上前,含着哨子猛吹一阵,那成片的小海蟹突然受了惊吓,慌不择路,往往记错了自己的洞口,好几只蟹子争一个洞,结果夹缠在一起,谁也不肯放松,谁也进不了洞。二狗子只管提着篮子上前拾小蟹,每次都能拾大半篮子,自己吃不了,分给小伙伴们吃。

二狗子家里没钱上学,成天这样捞鱼摸虾,村里人说:“这孩子完了,不务正业。”

其实,二狗子也想上学,他经常路过村里的小学校,趴在教室窗户外面听里面上课。有一次,老师布置了一道算术题,教室里的学生都不会,惹得老师很生气。二狗子在窗外一口说出了答案。老师很吃惊,让他进了教室,当了四年级的旁听生。课余时间,很多同学围着他,听他讲怎样捉蟹,怎样钓鱼,讲得那些同学都听迷了。

有一天,生产队里看瓜的李瘸子找到学校,说二狗子带着几个学生去偷瓜。老师问怎么偷的,李瘸子说:“二狗子到瓜棚里说是要买瓜,看了半天也没买,等他走了,我到瓜地那头一看,瓜少了,肯定被另一帮孩子偷了。二狗子说是买瓜,其实是在替那帮偷瓜的孩子打掩护。”

老师问二狗子:“这是真的?”

二狗子点点头。老师问二狗子为什么要去偷,二狗子说:“俺天天看见生产队长和会计们在瓜地里摘瓜吃,怪馋的。”

老师生气了,让二狗子写检查,回家叫家长。李瘸子说:“看他是个孩子,就算了吧。要是大人,乱吃生产队里的瓜,我非报告派出所不行。”

村里人知道二狗子的事,纷纷说:“这孩子真的完了,不学人样了。”

可是,二狗子升高中那年,成绩排在全班前十名,老师很器重他。二狗子家里穷,没钱吃食堂,他就从家里带来根扁担,课外时间到店里批发矿泉水发到各个学生宿舍,竟赚了不少生活费。消息传到村里,村里人又说:“这孩子从小就光想着赚钱,长大了没个出息。”

那年高考,二狗子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他来到村小,专门看望当年让他当旁听生的那位老师。

那位老师激动地说:“当年我就发现你很有灵气,因为你从小没有被圈养在教室里。”

二狗子笑了笑,说:“老师,我现在又不想被圈养在教室里了,我不想上大学了。”

老师惊异地看着他,问:“你又想出了什么鲜点子?”

二狗子神秘地笑了笑。

村里人知道二狗子不上大学的事,都说二狗子脑子有毛病。

二狗子托亲戚贷了一笔款,在海边买了一大片盐碱地,边筹资,边建楼,不到两年,他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大款,他的那些高中同学都愿意投奔他,包括那几个大学毕业的。

二叔的婚事

记得在我小的时候,二叔是远近闻名的俊小伙,可就是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这是个沿海村落,有三种行业,一种是渔民,上船打渔、运输,一种是盐工,下滩晒盐,一种就是二叔这样的农民,专跟泥土打交道。那时候,渔民和盐民吃的都是“国库粮”,不是白米就是白面,每月定人定量,旱涝保收,可把当地的农民羡慕得要死。姑娘们找婆家都有这样的顺口溜:“先跟渔,后跟盐,最好不跟泥腿子谈。”

眼看着二叔的岁数越来越大了,这可急坏了爷爷。爷爷找到一个当乡长的远亲,向他诉起苦来。乡长见爷爷犯难,就笑着给爷爷出了一个主意。

这一天,乡长高兴地对二叔说:“快准备准备,媒婆要带一个姑娘来和你相亲。”

二叔高兴极了,按乡长的注意布置停当后,又借来一件新衣服穿在身上,坐立不安地等着那位姑娘来看。

姑娘跟着媒婆来了,她只扫了二叔一眼,似乎对二叔的外表并不在乎。媒婆立刻引她直奔里屋。媒婆掀开陶瓷大缸,里面露出满满的小麦,媒婆又掀开水泥大缸,里面露出满满的玉米,媒婆又掀开几个大盆,里面露出高粱、大麦、荞麦等各种各样的粮食。媒婆笑着看看姑娘,姑娘也乐意地看看媒婆。

爷爷在外屋笑着说:“别看渔民和盐民吃的是白米白面,可那都是定量的,哪像俺种地的,吃不完都存着。哈哈哈!”

媒婆也说:“是啊,俗话说,缸里满,盆里有,锅里碗里不发愁。过日子盼的就是这个样子啊。”

临走的时候,姑娘对着二叔羞涩地笑了一下,二叔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的甜。

二叔的亲事谈成了,爷爷赶紧为二叔操办婚事。二叔顺利地娶回了婶婶。

过了门的婶婶很勤快,磨面、拔菜、烧水、做饭,样样都干得及时利落。有一天,她突然发现盆里的大麦变了样,上面一层是大麦,底下全是干沙子。她觉得很奇怪,又掀开别的缸,也都是上面一层粮食,下面全是沙子。婶婶终于明白了,原来相亲的时候看到的满缸满盆的粮食都是这样造出来的!她气得泪流满面。

二叔和爷爷下地回来了,婶婶冷冷地说:“俺回娘家一趟。”

二叔觉得奇怪,连忙跑进屋里,一看那些缸和盆都敞着口,什么都明白了。他没有去拦婶婶,爷爷也没有拦。婶婶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二叔生爷爷的气,爷爷生乡长的气。

爷爷来到乡长家,顾不得乡长的面子了,一个劲地埋怨他:“都是你的臊点子,叫俺在缸里垫沙子,你认为那是你在粮囤子里垫沙骗上级得表扬啊?儿媳妇要跟俺天天过日子,骗不了啊!”

乡长挠挠头,无奈地说:“俺也天天担心啊!万一上头来人揭开生产队里的粮囤子往下看,不也露馅了吗?”

老张的遗愿

老张病倒了,是肺癌晚期。

外村的女儿前来看护,陪父亲度过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老张心疼地对女儿说:“你们用不着天天陪在这里,眼下正是麦收,孩他爸在外地打工,地里离不开你。我一时还死不了,平日里一直有小黑作伴,一点也不闷得慌。”

听了父亲的话,女儿心头一酸,眼眶里溢满泪水。她后悔平日里只知道给父亲送吃的东西,不知道带父亲去体检,要是早体检早发现,父亲还能多活几年。

老张猜出了女儿的心事,安慰道:“年纪大了,总要死的,谁也脱不了。你们正当年,身体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女儿擦擦眼泪说::“我先回家收麦子,明天我再来。”说着,她把吃的、喝的都拿到床头跟前。

女儿刚出门,老张就喊道:“等一等。”

女儿赶紧回来,问:“怎么啦,爸?”

老张说:“把小黑唤过来,我喂它点食。”

小黑就在门口,这几天它哪里也没去。没等女儿回来,小黑已经来到老张的床前。女儿想,这小黑狗比我这个当女儿的强啊,天天陪着父亲。

老张拿过一根香肠,剥开了,送到小黑的嘴里。小黑摇着尾巴,含住了香肠,看看老张,又是摇头,又是摆尾,然后走出门外。

老张想起了这只小狗的来历,在一个寒冷的早晨,老张出门,发现路边躺着一只小黑狗,好像死了一样。老张用脚推了一下,觉得小狗还没死,就抱了回家,用奶粉和糊糊救活了小狗。从此,小黑狗就成了老张的好伙伴。

第二天上午,老张的病突然严重起来,可是他不想拖累正忙着麦收的女儿和邻居,谁也没告诉。午后,女儿急匆匆地回来了,进门就问:“爸,你怎么了?”

老张尽量显出平静的深情,说:“没什么,和昨天一样。”

“不对吧,为什么小黑跑到俺家不住地叫唤?”女儿疑惑不解地问。

“小黑跑到你家去了?它怎么知道你家的?”

“昨天我到家不一会,它也到了,我很奇怪,它可能偷偷跟在我后面的。”

老张很是感动,赶紧让女儿拿香肠喂小黑。女儿拿了根香肠到门口,吃惊地说:“这里有一根剥开的香肠,小黑怎么一点没动?”

老张的眼角流出了泪水。他对女儿说:“你把小黑唤过来,我想抱抱它。”

女儿唤过小黑,老张叫一声“小黑”,小黑便一下跳上床头。老张伸手抚摸着小黑,小黑温顺地趴在老张旁边。老张抚摸着,抚摸着,慢慢地闭上了我眼睛。

女儿大声喊:“爸爸,你醒醒!”

老张吃力地睁开眼,断断续续地说:“我走了,你,你把小黑……洗干净了,给他找个好人家。”

“不!我养着它,直到它老死。”女儿一手扶着爸爸,一手扶着小黑,呜呜地哭起来。   

    尚庆学,1958年生。1980年毕业于江苏运河师范学校,初中语文高级教师,连云港名师。1985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在《短小说》《天池小小说》《作家生活报》等报刊发表小小说、寓言、诗歌等100余篇(首),先后获《家庭育儿》杂志小说征文二等奖,“第二届吴承恩文学奖(短小说)”三等奖,中组部建党60周年网上征文金奖(诗歌)。

(编辑:赵可法)

小说园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小说园地:

  • 下一篇小说园地: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梁洪来:花痴(外一篇)
    谢建平:卖山药(外四篇)
    张连喜:创伤
    汤红星:艳遇(外四篇)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伟:寂静芬芳(外四篇)
    徐习军:小说家是这样走上诗…
    张守忠:小不忍则乱大谋
    赵  航:都市蟋蟀(小小说.外…
    相裕亭:杨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