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散文天地 > 正文
  [图文]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 【字体:
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作者:赵可法    散文天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86    更新时间:2015/1/20    

 

躲节(外五篇)

 

赵可法

 

  又是一年万家团圆的中秋夜,能听到烟花震耳欲聋的声音,那是人们在企盼月亮的出现。

  我下午接到工程队吴经理的三个电话,他表示晚上要到我家“坐坐”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他的美意被我婉谢后,却仍然锲而不舍地苦缠着,有不达目的誓不休的执著。

  无可奈何的我想到了躲避,关掉手机说服妻子后,带着帐篷,开车匆匆往湖区方向赏月过夜。驻足在湖区拱桥上,看着璀璨的华灯映照下波光如银的一湖秋水,亭亭玉立将残还绿的一湖秋荷,怡然自得中让我发出自言自语的慨叹。

  “今晚的湖水太美了,很有意境呀。”

  “听口音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呀,不在家过节跑这里来做什么?”一位头戴礼帽,脸上架着眼镜的老人,瓮声瓮气地对我说道。

  “我是淮安人,来湖边赏月过夜的。”我随口应答。

  我与这位素不相识的老人,站在桥面上搭讪着拉起了家常。老人退休前,工作性质与我很相似,都负责建设规划工作,都是高级工程技术人员,我们聊天的距离拉得很近。打开话匣子的老人,思绪渺远,好像回到了热血沸腾的年轻年代。他原在南京军区当工程兵,1966年部队转业后,先被分配在省交通厅,后服从支持徐、淮、盐、连建设的组织安排,来交通系统当了一名总工程师。

  月亮已悄悄地露出了脸庞,老人的眼睛更加明亮了。我们聊天的话题不知不觉中涉及到交通建设中的一些敏感问题。交通局前几任局长,和他还是一天入伍当兵的,战争年代经受住了炮火的考验,但建设时期在经济利益诱惑面前,心理严重失衡。他们置国家道路工程质量于不顾,多次接受承包人的贿赂,最后却反遭到承包人的举报,落得个锒铛入狱,身陷囹圄的可悲下场。

  老人突然转过身体,右手抓住我的左肩膀,借着朦胧的月光,怔怔地打量我的脸,好久后说道:“小伙子,你很年轻啊,越是年轻越要把握好自己,交通建设行业诱惑巨大,如履薄冰,一朝不慎就有可能栽跟头,栽了跟头今生就再没有站起来的机会喽。”

  老人的教诲令我警醒,皎洁的月光下,他的背影渐渐远去。留下我独自一人坐在湖区冰凉的石椅上,陷入了沉思。

  在交通战线摸打滚爬几十年的老人,遇到过许多形形色色的诱惑,但他心中始终装有拒腐勤廉的避雷针,自己位居险境数十载,却未曾被利益的诱惑雷电击倒,以淡定平实的步履,从容走过了人生的美好旅程。

  皎洁的月光映着如银的湖水,泛起粼粼的波光,残荷中笼起薄薄的轻雾。我从车后备厢取出帐篷,在小岛上与妻子借着月色娴熟地搭设起来……

有湖水、残荷、家人相伴,枕着湖风明月入眠,好一个美好的中秋夜。躲节逃避的选择不近人情,但我酣卧湖边而眠,心里感觉踏实安稳,惟闻珠湖阵阵的天籁。

养龟记

     爱小动物是孩子的天性,女儿五岁时对乌龟发生了浓厚的兴致,朋友知道后,便把家里一只巴掌大的乌龟带来赠送她。女儿非常高兴,欢欢喜喜地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

  乌龟的头尾与四肢均深深地缩进了壳里,昏昏沉沉地酣睡着,仍然在冬眠。女儿从她姥姥家找来一块棉花团,一小块布料,小心翼翼地将乌龟裹了起来,又找来一只纸箱,里面放了一些干黄沙,在客厅的转角处靠近空调安放乌龟的家。

  惊蛰过后,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一声春雷惊醒了乌龟的睡梦。将乌龟放在盛有温水的塑料盆里,乌龟圆圆的脑袋探出来了,睡眼蒙眬的眼睛睁开了,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睡醒了。两三天过后,乌龟开始偷偷觅食,放在塑料盆里的虾皮,一转眼就不见了。吃饱的乌龟,精神显得特别亢奋,想爬到木地板上四处自由溜达,只见它用短短的四肢不停地攀援着光滑的盆壁,每次却总是以失败而告终。看着乌龟反反复复的笨拙动作,执着可掬的憨态形象,常会逗引得家人哈哈大笑。有时我故意把乌龟身体翻转过来,四脚朝天的乌龟急得伸腿乱蹬。每当这时,女儿总会上去帮乌龟一把。乌龟给家人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乌龟在我家的“待遇”很高,妻子买菜时常会从菜场带来小鱼、小虾与牛肉的下脚料,给其喂食。乌龟的活动范围很广,也很自由,可以在木地板上四处溜达,不像在朋友家,整天像困兽一样待在金鱼缸里,且伙食单一化,仅有虾皮供应。有时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它会伸出头,长时间与我好奇地对视着。电视画面一播放到动物的节目,乌龟会昂起头,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画面,显得聚精会神的样子,不知它是否能够看懂节目。我不懂龟语,不知乌龟想要向我表达什么寓意。抬手做一个小小的吓唬它的假动作,乌龟很害怕,迅速地将头尾与四肢缩进了壳里,半天不敢露头,成了真正的“缩头龟”。我一声喊:“滚一边去。”有灵性的乌龟很是识趣,迈着笨拙的四肢,“啪嗒啪嗒”拖着沉重的龟壳,一步一步慢慢爬躲到沙发下面去了,好几天也不露面。

  中秋节过后,天气渐渐转凉,树叶逐渐飘落。乌龟却什么都不再吃,它是不是生病了?看着一天天消瘦下去的乌龟,家人为之担心起来。

  野生乌龟并不贪恋优越的条件,它或许只适宜在河水、池塘或湖泊里生存。我与家人商议,乌龟最终属于大自然,应该将它放生为宜。我的设想起初遭到女儿的坚决反对,经一番耐心的开导,终于想明白的女儿特别支持放生乌龟的提议。可放什么地方却成了问题,如将它放在小河里,害怕再被人抓逮去,成了别人的盘中餐。家人还非常担心,龟毕竟与人自小就一起生活多年,放生后它还能适应野外环境吗?具备独自生存能力吗?还能够在野外觅到食物吗?“我们常去西双湖散步,不如就将它放到那里吧,西双湖湖水很深,又有禁捕令,人一般不会逮到乌龟。”家人一致同意我的提议。

  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我找来一个塑料袋,将乌龟盛放进去,由女儿提着,全家人步行去西双湖放生乌龟。老老实实的乌龟,起先趴在袋子里一动不动。在我们离湖区尚还有约1公里的路程,阵阵凉爽的秋风从湖面方向吹来,人能听到湖水发出哗哗的声响,已能够感受到湖面传来的气息了。敏觉的乌龟快速地捕捉到大自然向其发出的召唤,在袋子里开始躁动不安起来,不知何时已将头探出了袋外,东张西望着,四肢挣扎着,将塑料袋弄出哗哗的声响。

  在北湖的樱花园东侧,寻找到了一块连接湖水的平坦堤岸,女儿将乌龟小心翼翼地放出来。静静地趴在堤岸沙地上的乌龟,吃惊地呆愣地看着蔚蓝色的湖水,听湖水激起岸边石头的声响。起先乌龟一动不动,忽然,它像是瞬间明白了什么似的,使出浑身的力气,奋力地兴奋地舞动着四肢,迅捷地连滚带爬窜到湖水里不见了。

  借助于风的推波助澜,湖水一浪紧接一浪向岸边涌来。顷刻间,我们的眼前突然出现了奇迹,乌龟悠闲自在地随起伏的浪花上下翻腾着,被一个浪花打回到了岸边,像是与人道别,看了我们一会儿后,又迅速地爬窜到湖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被眼前发生的景象惊呆了,站在湖边,看着蓝蓝的湖水,感叹了许久。晚上回家后,把养龟与放生乌龟的经历记录成文,感觉如释重负,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城市的佛堂

我每晚去公园散步必经过一家饭店门前,晚上饭店吃饭的景象可谓车水马龙,食客们每每将车胡乱停放,占据着行人通行的路面。我散步回家正是食客们散场的时刻,常看到那些酒足饭饱的食客们随地小便,相互打骂,高声鸣车喇叭,甚至动用拳脚的不文明情景。

夏天有一段时间,或许是因天气非常炎热,人情绪易于激动的原因,食客们不文明现象更是频繁发生。小区的住户深受其害,可又敢怒不敢言。

初秋的晚上,我刚出公园东门,耳畔就传来一阵悦耳的乐器声。和着凉爽的月色,犹如天籁的清脆梵音传得很远。停住脚步的我,循声寻找声音的源头,声音是路南侧原先一家饭店传出来的。这家饭店现已转行,十几位上了年纪的人天天晚上来此聚集,一起诵经拜佛。

感觉好奇的我轻轻地走到窗前,透过黄色窗帘之间的一点罅隙,努力地探询佛堂里面的情况。只见佛堂里面烟雾缭绕,案桌东侧墙面上供奉着佛祖的画像,端坐莲花台的观音菩萨慈眉善目。案桌上还有几尊白色的观音瓷像,旁边摆放三碟晶莹剔透的水晶果盘,果盘里盛满苹果与小西红柿贡品,香炉向上袅绕着冒着檀香的气味。画像左右两侧立着高高的烛台,红色电动灯泡透射出恹恹的烛光。

佛堂的参佛气氛宁静祥和。一台彩色电视机正播放着诵经大会的场面,上万人正在默诵阿弥陀佛的经文。佛堂地面铺设的水晶地板光鉴照人,蒲团上跪立着的一人将三炷拜佛的檀香举高过了头顶,墙角东南侧一人正不时敲击清脆悦耳的乐器磬。每晚八点钟左右,那些信佛的善男信女会不约而同地骑电动车来到佛堂,或念经,或进香,或拜佛,在狭小的空间里满足着礼佛的心愿。

静静伫立城市狭窄空间不起眼的佛堂,竟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来历。

饭店原是那家儿子与媳妇开设的,父母亲因饭店油烟、噪声、车辆停放等扰民原因,被邻居们说成自顾挣钱而缺少起码的道德良心。经不住领居们的指责,原本年轻时就信佛的父母亲,劝儿子与媳妇放弃开饭店挣钱的机会,将饭店的厅堂改造成了现在的一间小小的佛堂。父母亲的参佛行为竟影响了周围许多人。每天晚上有一班人会自觉准时来这里聚会,念经礼佛约两个钟头左右,然后各自回家。久而久之,马路上不文明现象少了,邻里关系也比以前更加和谐了。

有一天晚上,我拦下一位礼佛结束骑电动车即将离去的年轻女子,与她攀谈起来。

“我看你们念佛时非常认真,挺虔诚的,天天都如此吗?”

“那是自然,晚上在家也没有什么事情,来佛堂念念经拜拜佛感觉精神好多了,总算是有一种精神追求吧。”

“为什么不去寺院呢?在这个狭小吵闹的地方也能参佛吗?”

“寺院都在深山里,很远不方便呢,什么地方都可以参佛呀,何必跑那么远呢。”

……

好一个“什么地方都可以参佛。” 听着年轻女子的话,让我怔怔地站在原地,沉思了良久。

提到念经礼佛,在常人的印象中自然就联想到深山寺院,高高的殿堂与巍峨的庙宇,烟雾缭绕的香烛,金光闪闪的佛像。佛在人们头脑中总是那样高大神秘,深不可测,佛总是离尘世很远。常人的理解其实是对佛的曲解,诚然因深山寺院较为偏僻安静,远离尘世的原因,便于使人心神宁静参悟与修佛,而如能够在喧嚣热闹嘈杂的城市,闹中取静,摆脱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无纤尘地走进参佛的世界,乃是人生一种大境界,大智慧。这样看来,佛其实就在我们生活中,在每一个身边,日常生活中一举一颦,一言一行其实无不包含佛意。佛家提倡人人皆可成佛,即心即佛,一切心为一切佛,就是这个道理。

道家提倡道无所不在,无处不有,庄子甚至提出卑微的道在蛆虫与屎溺中。其实佛也未尝不是这样,什么地方都能参佛,人人都可以成佛。

忙碌的现代都市人,只要心存善念,心中有佛,参禅礼佛何必跑到深山寺院,在热闹嘈杂的都市也能获得一方宁静的净土。普度众生的佛教,即使身处喧嚣的城市,哪怕只有一处不起眼的场所,也能化喧嚣为宁静,化邪恶为善良,佛光也能够照亮人间真善美的天堂。

城市把佛堂安在僻静一隅以净化污浊的空气,世人更需要把佛安装在心中净化心灵。

晶心相印

  无来无去本湛然,不居内外及中间。

  一颗水精绝瑕翳,光明透出满人间。

                                 ——僧拾得《无题》

 

  一位陕西的朋友赠送我一枚淡黄色的水晶印章,并配有陕西省西安市珠宝鉴定协会认证的证书。每次完成一幅自鸣得意的书法作品,我总会捧出那枚印章,小心翼翼地在作品落款后面钤印。

  昨晚与西安的那位朋友小聚,与她言谈中提及了购买水晶印章坯料时的原委。她在水晶市场预定了10块水晶印章的坯料,打算请人刻上被赠送者的姓名,作为礼品送人。提货时,却发觉坯料被加工得歪七八钮,尺寸很不规整,于是她与卖货人理论起来,与卖货人展开了一番耐人寻味的对话。

  “请问水晶印章能够当饭吃,当酒喝吗?”

  “当然不能。”

  “水晶印章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酒喝,那么人们为什么还喜欢买水晶印章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你们加工水晶印章坯料的,能不能把坯料加工得更加精美漂亮一些,自古所谓货卖一张皮,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当然懂呀,那样要找高级技师下料,还要切割、打磨、抛光,要花费很多工时去精雕细琢,可即使那样做出来,坯料的卖价与现在的价格也相差无几,每块坯料还高卖不出10块钱,现在一个技师一天的工资最低200元,3块坯料的卖价才勉强抵技工一天的工资,谁愿意多花工时去加工呢?假如换成你去卖水晶印章坯料,愿意那样干吗?你若不信去水晶市场看看,整个水晶印章的坯料都这样。”

  ……

  我的那位购买水晶坯料的朋友,原想指出坯料的质量瑕疵,结果反遭卖货人的诘问,好像自己理亏一样,被问得哑口无言,哭笑不得。

  二个月后,她从水晶集市上淘到了一块水晶观赏石璞料,见包裹体里面有两座隆起的酷视山型的珠峰,珠峰后面散布着许多小的雪花斑点,在黑色背景褶皱里,很像夜空中星星点点的繁星。她想把水晶璞料雕琢成一件有创意的工艺品,找到了业内一位工艺师。不几日后,工艺师在山型珠峰里用激光雕出了二位修炼的道士,算是完成了对水晶艺术品的创作。他的创作不但没有给水晶包裹体增色,反而破坏了包裹体原有的天然意境。我对这块水晶包裹体感觉很好奇,从她的手提电脑里下载了那张图片,存储到自己手机里。

  晚上回家后,从书房找出那枚水晶印章,边仔细观赏把玩水晶印章,边翻看手机里那张水晶工艺品图片,不禁浮想联翩思绪飞翔。

  印章即是古代的印玺,人们用水晶制作印章据记载大约始于春秋战国时间,千百年来尽管印章的称谓发生了许多变化,制作印章的材料千差万别,但印章所承载的信诚、公正、诚实、文化审美的内涵始终没有改变。印章的文化内涵已深深植入每一个国人心目中,在中国文人血脉里,流淌着更多的传统文化基因,他们对印章更是情有独钟,喜爱至极。朋友之间赠送水晶印章的用意,我想无非不外乎三点:一是想借水晶印章表明自己高洁的文化品位;二是想借水晶印章体现接纳印章者的文化内涵;三是想借此影射朋友间要方方正正,光明磊落,诚实做人做事之寓意。只可惜卖水晶印章坯料者没有水晶一样清澈透明的心,眼睛被金钱利益所蒙蔽,根本没有看到这一点。加之质量精美的水晶印章坯料与低劣的坯料价格相差无几,难免追逐一时的急功近利,其行为与水晶印章的寓意差之千里。

  还有那位工艺师,得到一块质地上好的水晶包裹体璞料后,原应用千万的用心,反复琢磨构思,充分发挥奇特想象与文化才情,结合水晶包裹体已有的天然意象,融合自己的思想,激发创作灵性,雕刻出无与伦比的精美工艺品。可惜他的心灵却被名利玷污,眼球跟着利益转动,自身无独特的创意与文化才情,抢赶工时,致使一块大自然蕴藏亿万年的好料在不经意间毁于一旦,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我不懂水晶雕刻工艺,但就那块水晶包裹体的意境而言,完全可以顺势而为,巧夺天工,为其锦上添花,流芳百世。徜若如此,这块包裹体水晶印章,不仅能够承载拥有者鼎鼎“大名”、“美名”,还能每每欣赏时愉悦心情,或人分享其天生丽质的晶体之美,精美绝伦的文化内涵之美,远一点还可作为传家之宝世代相传。这样想一想,一枚精致的水晶印章,其价格、价值远不止现在的区区之价了。

当用水晶印章在纸张上钤盖印鉴时,当欣赏冰清玉洁的水晶包裹体观赏石时,借助纯洁无暇的水晶在方寸间映射,心灵应与绝瑕无翳的水晶心心相印,晶心无瑕,透出光明般若,洒满人间,使山河大地湛然澄澈。

木雕菩提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掌心握无限,刹那是永恒。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的《天真的预言》

  在恒达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引领下,我饶有兴致地观赏各式各样的水晶工艺品,并逐件记下水晶与基座的创意,感觉仍意犹未尽,心中萌生探寻木雕基座文化创意的念想。第二天下午,带着对木雕基座的好奇与疑惑,我独自轻轻地叩开十几平方米的木雕基座制作室,走进了木雕工艺师的世界。

  只见在摆放有槽型刀、圆柱型雕刀、V字型刻刀、电动工具台桌旁边的墙角处,堆积着足有半人高的细碎木屑,宛若蠕动的成堆蚯蚓。一个戴着防尘面罩的中年男子,敦敦实实的身材,浑身沾满了木屑的灰尘,借着台面上耀眼的白色灯光,紧锁着眉头,倚靠在工作台旁,正翻来覆去地琢磨一件灰褐色的木雕制品。在他正前方的北墙面上,两根宛如粗蟒蛇般的白色吸尘器风管,顺墙面蜿蜒着垂探下来,发出呼呼的吸风声,木雕工艺师金师傅在雕琢自己的一件作品。

  见有人来工作室,金师傅关掉吸尘器的开关,赶紧摘除面罩。一阵寒暄后,我兴致勃勃地用手安放金师傅刚打磨发烫的木雕基座。

  “不是这样摆放的,应该翻转过来,大面朝上,上面还要支托一个水晶南瓜呢,看出基座是什么造型了吗?”金师傅微笑着翻转基座问我。

  “是一只手托起了一片南瓜叶子吧。”我略加思考后说道。

  “对了一半,是一缕微风携带一朵祥云,不经意间吹过瓜田里一片瓜叶,瓜叶下露出一个硕大的南瓜,隔壁雕刻师正在精雕水晶南瓜呢。”金师傅解释木雕基座的创意。

  “哦,这个基座一天能做好吧?” 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被微风吹皱的微微卷曲的瓜叶,好奇地问道。

  “若是一天能够做好南瓜基座,我早就发财喽。从揣摩读懂董事长对水晶工艺品的创意,到构思相应的基座,画出设计画图,再到选材,然后放大样制作、精雕细刻,整整花了我半个月时间才有这个模样,还要抛光、打蜡、油漆,最终成型要比这个漂亮,像刚才展厅我们看的那个1号基座,足足花了我四个半月时间。”金师傅道出了木雕基座成型的艰难历程。

  “一个小小的木雕基座,还这么艰难费事,所花的心思一点不比水晶工艺品少呀。”听着金师傅的介绍,我发出感叹。

  晚上翻遍《水晶杂志》上一件件精美的水晶工艺品与古色古香的基座,它们的搭配可谓锦上添花,基座无声地衬托出水晶工艺品的文化内涵。回味着金师傅的话,让我联想到了《庄子》中一则鲁国有名的木匠梓庆“削木为镰”的故事,恍有所悟。

  镰是悬挂钟鼓的架子两侧雕刻着猛兽的柱子,梓庆做的镰上猛兽栩栩如生,看见的人非常惊讶,“见者如为鬼神”。鲁侯召见梓庆,问其中的奥秘。

  梓庆非常谦虚,说我是木匠,我哪有什么诀窍,根本没有什么技巧。

  他对鲁侯说:我准备做这个镰的时候,我都不敢损耗自己丝毫的力气,而要用心去斋戒。“斋戒”的目的,是为了“清(净)心”,让自己的内心真正安静下来。

  当斋戒到第三天时,我就可以忘记“庆赏爵禄”了,忘记成功后的封功、受赏、庆贺,我可以忘利。

  当斋戒到第五天时,我就可以忘记“非誉巧拙”了,不在乎别人是毁是誉、是是非非,我可以忘名。当斋戒到第七天时,我就可以忘记“四肢形体”了,达到忘我之境。

  这时我就进山,进山以后,寻找我要的木材,观察树木的质地,看到一个适合的,仿佛一个成型的镰就在眼前。然后我把最合适的砍下来,顺手一加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17岁就开始扎根港城,与古典家具与木雕打交道的金师傅,凭借自己勤奋、踏实、多思多悟、清心凝神的悟性,以黑檀、红檀、花梨木为原料,握一把刻刀创世界,实现自己的梦想,默默无闻地为一件件精美的水晶工艺品做嫁衣,他们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尊隐忍的基座,用无声的木雕语言,诠释并升华水晶艺术品的内涵与外延。

  每一件水晶工艺品,都有自己创意独特的木雕基座,可谓一个萝卜一个坑。著名作家梁衡老师说过,大师在于创造、匠人在于重复。要想为水晶艺术品创意出一件适宜的木雕底座,是煞费苦心的一件工作,工艺师们往往要在头脑中长时间反复构思创意。那些无名的民间木雕工艺师们,或许没有工艺美术大师的头衔,或许没有太高的文化,但他们创作出的木雕工艺品,却暗合文化、哲学、禅宗的一些思想理念,应归结于他们过人的悟性。

  上等工艺品需要选料精良、考究、创意独特,堪称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中等工艺品选料不太讲究,是要求不太高的卖制品;下等工艺品是粗制滥造的敷衍品。工艺品的至高境界是文化;文化的至高境界是哲学;哲学的至高境界依赖佛教与禅宗的支撑。若以这个思路设想开去,写文章的艰苦过程其实就像制作一件精美的工艺品,三流文章是文字的编码;二流文章是辞藻的堆砌;一流文章是思想与精神境界的启迪与升华。

写到这里,我的眼前浮现出这样一幅美好的意象:一阵微风携带一卷祥云,掠过绿意如茵的南瓜田垅,轻轻地掀起南瓜田地里一片硕大的瓜叶,呈现出南瓜的惊喜。用木雕与水晶的元素捕捉并表现这样的禅境,难道说不需要一双菩提般的法眼吗?

楼名文章著

1

 

  江西南昌的滕王阁位列江南三大名楼之首,我渴慕登临已久。

  来到滕王阁时,已是初夏。透过车窗玻璃,放眼远望,江水浑浊,江面上雾气朦胧,水天一色,不时有轮船汽笛的声音传入耳膜。一座高耸的绿色楼阁临江矗立在不远处,俯瞰着滚滚东流的赣江,眼前就是名震江南的滕王阁了。

  走进园区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建筑工人忙碌的劳动场景,有的推着手推车,有的正吃力地忙着卸石料,另几名工人在花园边镶砌条形花岗岩路缘石。

  “莫非滕王阁又要扩建了?”

  我正疑惑间,忽听导游挥着红色小旗问大家:“谁认识阁楼牌匾上那四个字,一般游客不识得,即使认识也至多三个字,第三个字很难认呀。”

  “瑰伟绝特。”我脱口而答。

  “看来你对草书有研究,真不简单。”徐导游夸道。

  我书法水平虽然没什么长进,可对怀素大、小草书毕竟也写了多年,认起来感觉并不觉得吃力。书法史上唯一与张旭并称“草圣”的大书法家释怀素,被滕王阁的瑰伟与王勃的才华所折服,透过怀素骤墨驰毫时龙飞凤舞的线条,仿佛能够看到他对滕王阁的赞叹与景仰之情。

走进一楼大厅,借着朦胧的灯光,扑入眼帘的是一幅汉白玉浮雕——《时来风送滕王阁》。全神贯注地听着导游的讲解,我的视线被带入幽远迷人的意境中,不同时间、地点、人物所发生的故事在眼前融合。

2

  唐高宗上元二年(公元675年)的那个重阳节,中国文学史上发生了一件流传千古的佳话。

  李世民之幼弟李元婴被其父李渊封在洪州为滕王,李元婴骄奢淫逸,品行不端,政治上一无建树,毫无政绩可言。但此人精通歌舞,善于画蝴蝶,很有些艺术才情。为了歌舞享乐的需要,他修建了滕王阁(相当于现在的夜总会)。

  时任洪州都督的阎伯屿为讨好李元婴,重新修建滕王阁,携文武官员欢宴,共庆重阳登高佳节。此时,王勃因赴交趾(在今天越南境内)省亲探父,路过南昌,也被阎都督邀请参加竣工盛宴。 

  酒兴正酣,阎都督请各位嘉宾行文赋诗以纪欢宴之盛况,其实阎公本意是想让略具诗名的女婿孟学士好好展露一手,孟学士已事先准备好一篇文章,只等当众吟咏。在座诸公心知肚明,因此均再三表示谦让。 

  至末座王勃时,年轻气盛的王勃却不谙此道,踌躇应允,令满座愕然。 

  王勃行文平时习惯小酌,然后蒙头少睡,起来后挥毫而就,这是王勃“打腹稿”的方式。逢此盛宴,小寐难成,王勃于是端坐书案,神情凝注,手拈墨碇缓慢磨墨,借机酝酿才思。 

  阎都督和众宾客看王勃不紧不慢,于是登阁赏景,吩咐小吏看王勃的动静,随时通报。 

  小吏来报第一句“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阎都督听后感觉老生常谈,实乃平淡无奇;小吏又报“星分翼轸(zhen),地接衡庐”,阎都督默不言语;及至小吏来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时,阎都督遂拍手称赞王勃天才之笔,急令众文武返滕王阁开怀畅饮。 

  突然,其婿孟学士来报:“王勃文章乃抄袭之作,与我先前所作一字不差。”

  王勃闻听此言,气得差点晕倒,世上竟有这等厚颜无耻之徒,竟敢剽窃我的文章。告诉阎都督,我文章后还有一首诗。阎都督将信将疑,命人拿来纸笔,吩咐其女婿当场作来。可伶的孟学士咬着笔管,抓耳捞腮,半天竟写不出一字。只见王勃不动声色,拿笔飞快写道: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  ]自流。

  这次王勃学精了,怕诗再次被剽窃,最后一行有意留一个字未填,跑到驿站睡觉去了。阎都督及众宾客一边称赞此诗,一边做着填空题,先后用“水、横、远”等字填进去吟诵,感觉虽然诗很好,可就是缺少点意境。

  阎都督赶紧派小吏去驿站找睡觉的王勃,可王勃却不肯回去。王勃拿笔在小吏手心写了一个字,吩咐小吏千万不要半路张开手,急匆匆的小吏顾不上看一眼手心,握紧拳头跑回去交差去了。

  到了阁上,小吏张开手,阎都督及众宾客一看,手中竟然半个字没有,大家被王勃弄晕了。

  “小吏张开手即是空,难道是‘空’字?”阎都督捋着胡须似有所悟。

“空”有“徒然、白白地”之意,把“空”字填上去后,全诗意境立即出现,真是一字值千金。阎都督及众宾客大喜,遂作出一定要让王勃的《滕王阁序并诗》名垂文史的决定。

3

  “走喽,请随我到二、三楼参观。”讲完典故的徐导游一声提醒,惊醒我怀古的思绪。

  江西真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二楼的人杰图,栩栩如生,每一位历史人物都蕴藏着动人的故事。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听得我如痴如醉。三楼的名山大川图,风景优美。苏东坡与其子苏迈深入石钟山,探寻其发声的真正原因,写下著名的《石钟山记》,令人对一代大文豪求实的精神深感敬佩。在滕王阁台阶上照相留念后,我与导游坐在树荫下石凳上休憩。

  “滕王阁有89级台阶,预示1989年第29次重建。”徐导游告诉我。

  看着眼前雄壮巍峨的滕王阁,奔流不息的江水,我的思绪飘逸,一个关于楼阁建设与文章流传的问题萦绕于我的脑海。

  自古江南多楼阁,杜牧就曾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句。许多嵯峨雄壮的楼阁像滚滚东流的江水一样,不是毁于战火,就是毁于自然灾害,淫灭在历史的烟尘中,为何滕王阁多次被毁多次得以重建呢。

  与滕王阁有同样经历的还有岳阳楼、黄鹤楼、鹳雀楼、醉翁亭等。

  人们记住了滕王阁,是因王勃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记住了岳阳楼,是因范仲淹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绝唱,而绝非“至若春和景明……”的描写;崔颢因一首《黄鹤楼》的诗,使后人记住了黄鹤楼,令大诗人李白不敢题诗;王之涣因一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诗句,使鹳雀楼家喻户晓;欧阳修因“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的慨叹,使安徽滁州一座名不经传的小亭子,名噪一时,盛名历经千年而不衰。这些楼阁与为楼阁题写的诗文一样,在无数中国人的心目中,早已成了一座座璀璨的光彩夺目的文化丰碑,无论物的环境无何变换,时光如何变迁,它们所蕴藏的文化价值永远不会淫灭,永远屹立在历史的文化长河中。这或许就是滕王阁与其他楼阁多次得以重建的真正缘由吧。

  滕子京在请范仲淹写《岳阳楼记》的那封信里说:“山水非有楼观登览者不为显,楼观非有文字称记者不为久。”夫自古楼阁以文章名,文章以绝特胜,以具有高远的意境、真情实感、言之有物感染人。至于楼阁为何人所建,何时所建,建楼人的品性,出于什么目的,那些似乎并不重要。后人登临楼阁,就是要去触摸那些流传千古的文化,追思与缅怀创造文化的先贤与文人。假如没有厚重的文化积淀,即使再重建阿房宫,又有几人去参观呢?

  “该上车了。”徐导游起身提醒我。

与滕王阁挥手依依不舍地告别,买一把苏东坡所题的《滕王阁序并诗》的绢做折扇,作为此行的留念。

     作者简历:赵可法,江苏淮安人。工程师,中国注册造价师,中国一级注册建造师。多年坚持书法、写作、读书艺术修养,翰墨临池数年不间断。在中国作家网、北京文艺网、中国文明网、光明网、江山文学网、中国散文网、原创文学网站、连云港作家网、连云港文化网等国内许多知名文学网站有文章发布,在《中国散文家》、《连云港文学》、《连云港日报》、《当代小说》、《四川日报》、《苍梧晚报》、《未央文学》、《黄山日报》、《青岛财经日报》、《蟹都文学》、《散文选刊》、《东海文艺》、《海陵湖》文学期刊及报纸刊发文章,多篇散文作品在国内征文大赛中获奖并被入选作品集,书法作品在江苏省六、七届、八届青年书法大赛中入展,出版《清心神逸》散文集。

省级以上部分作品获奖情况:20146月作品《临水建城》获“龙行大运——运河申遗”全球征文大赛一等奖;201010月作品《无语的乌镇》获第四届全国精短文学征文二等奖;20146月作品《遗落的茶杯》获第九届“紫香槐杯”全国网络文学征文大赛优秀奖;20108月作品《漂流人生》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大赛二等奖;20119月作品《住院》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大赛一等奖;201211月作品《栀子花》获中国散文学会征文大赛二等奖;20149月作品《仁者神龟》获全国天人生态“啄木鸟”杯生态文学征文大赛优秀奖;20136月微电影《寸草春晖》获江苏省禁毒委微电影大赛三等奖;2014年散文《躲节》获“珠湖清风杯”全国勤廉微散文大赛三等奖;

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作协会员,连云港书刻艺术协会理事长,连云港作家网编辑,东海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编辑:周明普)

散文天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散文天地:

  • 下一篇散文天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维先:写给小孙子的一封信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梁洪来: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洁冰:八月银川行
    宋晓红:为荷而来(外两篇)
    高丽萍:青春•岁月(外…
    李  东:河流的回忆(外七篇…
    徐艳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顾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诸葛绪德:过去的文友都去哪…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