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坛撷英 > 正文
  [图文]葛  闪:石头里的春暖花开(外两篇)         ★★★ 【字体:
葛  闪:石头里的春暖花开(外两篇)
作者:葛  闪    文坛撷英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84    更新时间:2013/12/18    

 

石头里的春暖花开(外两篇)

葛闪

从家到学校,从学校到家,二十余里崎岖难行的山路,无论上学放学,洛宁的背上总是负重着一袋石头,艰难且坚毅地行走着。

洛宁十一岁,是云南山区的一名小学生,皮肤微黑,身形孱弱,沉默寡言,喜欢独处,是同学们眼中最“怪”的同学,平时课堂内外,谁都不愿意和他交朋友。同样,他也是我到偏远山区支教以来,见过的最不合群的学生。但有一点是谁都佩服的,洛宁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班级前列。

几个月前,洛宁上学的时候,背上背负的,除了一个书包,凭空多了一个口袋。口袋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看来颇有重量。要不然,洛宁背着的时候,脸上怎会有吃力的表情?

上课的时候,洛宁就把口袋轻轻放在课桌下面。下课的时候,洛宁就把口袋背上,在小小的操场上转圈。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让洛宁整天将它负在背上?班上的学生都想打破这个砂锅,揭开谜底。

也有同学去摸过,硬梆梆的,有棱有角,从手感上判断像是石头。但是,洛宁总不会傻到把石头当作宝贝整天背着吧。不管是学生们,还是做老师的我,每当向洛宁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洛宁总是不发言语,只是低着头耸着被冻得红彤彤的鼻子。其实,有同学曾经试过去打开口袋,但平时很老实的洛宁,就会像是一头发怒了的小狮子,让大家不得不罢手。

又过了一段时间,时值严寒,洛宁的口袋也变大了,里面的东西也装得更多了。似乎口袋里面的东西,是遵循着一定的时间规律而变大变多的。

洛宁口袋里的秘密,终究没有敌得过同学们的好奇心。那次,洛宁没有拗得过好几个同学的强行“合力”,被强行按在了桌上。口袋被打开时,滚落出的一块又一块冰冷坚硬的石头,让同学们都惊呆在原地——任是谁也没有想到,洛宁整天背负着的口袋里,装的居然真是石头?

原来,身形瘦小,体弱无力的洛宁,是想通过背石头来锻炼自己的身体。几个孩子回过神来,便哈哈嘲笑洛宁。

暴怒了的洛宁,狮子般扑了上去,和他们打在了一起。

办公室里,我不忍心训斥身形孱弱的洛宁。一来,因为我知道事端是由那几个孩子先挑起的。二来,我虽然不知道洛宁无端端背着沉重的石头上学的原因,但我早在刚来时就听别的老师讲过,眼前这个瘦弱到让人心疼的孩子背后,却有着任是谁听了也会落泪的背景:

6岁那年,洛宁的父亲患病离世,这对本就贫困的家庭无异是雪上加霜。天塌了,洛宁母亲就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了这个家:她每天上山砍柴到集市上去卖,还要替别人做挣不了几个钱的手工活,还要割猪草喂养唯一的一头猪,还要洗衣做饭。洛宁很懂事,只要从学校回家,就争着为母亲打理一切。

日子本来可以这样即使贫苦却也不失幸福地度过,但命运就这么无情残酷——去年的一天,洛宁的母亲遭遇车祸:命是捡了回来,人却瘫痪了。

几天后,我买了点东西,趁着上午没课的空当,独自来到了洛宁的家里。一来,看望一下洛宁的母亲;二来,我更想从他的母亲口中得知,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会让洛宁整天背着石头上学?

睡在床上的洛宁母亲,即使盖着被子,我也可以从她瘦削的脸上看出,她的身体是多么孱弱。见到我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洛宁母亲慌忙要起身,但只是挣扎了几下便作罢了,在我的帮助之下,才半坐了起来。

我告诉她洛宁优异的学习成绩和近来的情况。只是,我隐瞒了洛宁和别人打架的事情。当我向她提及洛宁背石头上学的奇怪之举,她的眼泪顿时簌簌落了下来:

原来,自从她瘫痪后,洛宁除了在学校,其余的时间都在家中服侍母亲。小伙伴喊他去河边看老黄牛,他没有时间,邀他去田野里放风筝里,他抽不开身。因为他要接替母亲的“工作”——砍柴,烧水,做饭,洗衣服,喂猪……

一天,她因为渴急了,把手伸向离床头不远的热水瓶,结果却烫伤了自己。洛宁放学回家,看到被烫伤了的母亲,心像被无数把刀狠狠地剜了一般,痛入骨髓。他怕在以后的日子里,若是自己不在家,母亲不知道还会发生其他什么事情。于是,洛宁当即便决定:以后的每一天,他都要背着母亲上学。尽管母亲再怎么劝阻,洛宁还是坚定自己的想法。从那时起,他便开始背着石头上学了。

我的心里陡然被濡湿了。但我同时亦很奇怪,洛宁想背着母亲上学来照顾她,但他的背上,却怎么永远是一袋石头?

洛宁母亲看出我心中的疑惑,止住了泪水,哽咽着告诉了一个任是谁都想不到的爱的秘密:

洛宁母亲体重八十六斤,洛宁瘦小的身躯又如何负重?但他却想出了一个方法,起初,背着少量的石头,随着对重量的适应,然后再不断的添加石头。直到,他能适应超过八十六斤的重量为止。

八十六斤,是洛宁母亲的体重,亦是爱的重量!

回来的山路上,我任由泪水肆意奔流。我在想,那口袋里的石头,冰冷坚硬的棱角,定然是无数次碰疼了洛宁的后背、压痛洛宁孱弱的肩膀了吧。我仿佛看到这样一幕画面:

在刺骨的寒风中,在崎岖的山路上,衣衫单薄的洛宁,用孱弱的肩膀,瘦弱的后背,背着一袋硬梆梆的石头在艰难地行走。顶着风雪,洛宁不怕刺痛;踏着山路,洛宁不畏路难。

只因为,他后背上的那一袋石头并不冰冷坚硬,而是因了一份爱,时时春暖花开!

最温暖的画面

涂涂命苦,去了福利院还没到一个月,就离开了人世。死时,才9岁。

涂涂是村里的孩子,一个憨厚可爱也可怜的患有父母遗传艾滋病的小男孩。若不是得了这种可怕的病,他此时应该是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在爷爷奶奶膝下嬉闹,在玩伴之间戏耍,在童话里自由自在地穿梭吧。

很难想象,涂涂到底是怎样历经他死前的那段岁月的:

父母接连去世后,涂涂并没有因此而“堕落”自己。相反,幼小的他很坚强勇敢,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他和奶奶。涂涂早晨去山上砍柴,然后上学,中午去村落里捡垃圾,还要提水做饭照顾奶奶,晚上便趴在桌上看书学习。村里人都夸涂涂很棒,小小年纪就知道奋发自强。涂涂甚至成了很多家长教育自家小孩的榜样:你看人家涂涂,爸爸妈妈没了,一个人扛了所有大人做的事。村里的大人们,因此也很乐意让自家的孩子和涂涂一起玩耍。

直到涂涂被查出患有遗传艾滋病时,一切关乎色彩的颜色就全被抽走了。

没有人意接触涂涂,就连奶奶也搬出了屋,留下涂涂一个人。涂涂经常去的山上砍柴的那片地儿,都没人再愿去“分一杯羹”。村里那些大人,不让孩子再和涂涂一起玩,话锋完全变了个样——涂涂身上有病,和他一起玩就会死掉。

涂涂一个人住的屋子,墙壁是用塑料纸糊上的,因为下雨天会渗水。涂涂的床是一张破木板,上面有着潮湿如铁的破褥子,涂涂每晚就是这样睡的。因为得了病,没有学校收留他,涂涂就把单薄的书本,看了一遍又一遍。涂涂一个人的厨房,是用4块砖头立成的灶台,食物是他捡来的脏东西,在热水里煮了煮便吃了下去。涂涂知道,不吃东西会死人的,他不想死,他还想象着以后的美好生活——老师常讲,生活是美好的,未来是幸福的。

后来,不知道是谁,将他的遭遇公布在网络上,吸引了很多人关注涂涂。他们给涂涂送来了漂亮的衣服,可口的食物,买来了涂涂做梦都没看过的精美书本。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从围墙外扔到院子里的。

新衣服,涂涂舍得穿。新书本,涂涂舍得看。但那些食物中,有的涂涂舍不得吃。例如汉堡,涂涂会将里面的肉拿出来,给老黄吃。老黄,是涂涂家的一条老狗,是除了涂涂之外,房子里唯一有生命气息的动物。

还有人鼓励涂涂,说让涂涂勇敢起来,以后会带他去动物园,还会带他去玩摩天轮。涂涂不知道什么叫摩天轮,但他相信一定很好玩,所以一直等着,等着……但从未等到。

直到涂涂的事情被更多人知道,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最终让福利院收留了涂涂。在福利院里,涂涂有单独的房间,里面有温暖的床,有童话书,有玩具,还有电视。只是,涂涂的房间,两侧几乎没有人来往,除了浑身武装起来的福利院人员来往送饭。

涂涂命苦,即使条件好了,还是没躲得过病魔之手,死在了医院里。涂涂死了的消息传出后,有网友说,涂涂在患病之后,内心里肯定时时凄凉,从来没有感受过温暖。这句话的下面有人持肯定意见跟帖评论:是呀,涂涂死前的一刹那,如果回忆过往,所有闪过的画面绝对没有温暖可言。

可事实错了。福利院人员在收拾涂涂那少得可怜的遗留物时,发现了一个日记本,上面有着涂涂歪歪扭扭的字迹。整个日记本里,只有一篇日记,记述着这样一件事情:

好几个夜晚,涂涂在屋里都听到外面有人叫他。涂涂立马翻身起来,跑到了屋外的院子里。涂涂跑到院门前,就那么轻轻地坐下去,隔着门板,和屋外的人说着话,聊着天。

屋外和涂涂说话的人,是涂涂以前经常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们。他们瞒着家人,偷偷跑来想进屋陪涂涂说说话,但涂涂坚决不让,就这样隔着门板,和小朋友们聊起了课堂上的知识,操场上的秋千,还有河里的鱼虾,树上的小鸟……

这篇唯一的日记,末尾句是这样的:每当这时,我会很高兴,外面有人和我说话,我的身边,还有老黄。

涂涂小,人稚嫩,也不会表达。如果换做成人的口吻来叙述,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内心凄凉的涂涂,也曾温暖过。涂涂临死前,头脑中也一定闪过若干温暖的画面,譬如:那些温暖的夜晚,门外的小朋友,还有身旁的老黄。

我们来了,蚊子就走

那年夏天,我去重庆的一个山区小学支教。

那里和很多故事里描写的一样,贫穷,落后。破旧得随时欲倒的教室,支离破碎的桌凳,犹如受了车裂之刑,散了一地。唯一算得上好点的,是一块颜色脱落很厉害的黑板。

校长给了我最好的待遇,把自己的房间给腾了出来让我住,尽管房子还很破败,我还是对他发自内心地说了声谢谢。我记得,那个晚上,根本就没有睡好觉。山里的蚊子格外的多,直冲着我身上狠狠地叮咬。尽管我来的时候有准备,但还是没想到这个地方,居然连蚊香都没有。我,为来的时候没有带上几盒蚊香而懊悔不已,被蚊子折腾的翻来覆去!

这样的夜晚,又继续了好多天。

有一次在课堂上,我忍不住为这个破地方连盒蚊香都买不到而发起牢骚,抱怨这个地方的贫穷。学生们只是静静地坐在下面,小脸蛋上红红的,天真的底色上镀上了一层尴尬,明亮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脸庞。那上面,有好几个被蚊子叮咬的包。我看着孩子们大大的眼睛,不禁用手抚摩着脸庞上的疙瘩,对孩子们说,老师实在是受不了蚊子的折磨了,过几天就要回到自己的家乡了。说归说,我又怎么能就此离开呢?我知道,孩子们挺喜欢我的,我是在故意吓唬吓唬他们哩。

当天晚上,我找了些破旧的被单,简单的做成了个蚊帐,固定在床的上空,以此来抵御蚊子的“进攻”。我想,这样,多少也会发挥些作用。

结果表明,我的做法是对的,那晚的睡眠质量确实比前几个晚上好多了。翌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慵懒地洒落在屋里。我醒来的时候,一个懒腰还没伸完,我突然看到,床下高低不平的地上,居然坐着一大群孩子,一群红着眼睛的孩子!

我很奇怪,问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异口同声地告诉我,说是在我昨晚睡着时就到了。一个小女孩还补充一句,我们一夜没睡呢。

怪不得他们一个个眼睛都熬得通红!我真是搞不懂这些孩子要干什么,忙问他们到这里的原因。

他们并没有正面回答我。还是那个小女孩,跑到我面前,牵着我的手说,老师,你先回答我们,今夜睡得还好吗?

我这才想起,昨晚到现在的睡眠确实很好,没像头一个晚上那样遭到蚊子的侵略。我点了点头,说好。

小女孩顿时笑靥如花,拍着手说,我说的没错吧,我们来了,蚊子就走了。

你们来了,蚊子就走?我不禁为我昨晚亲手做的蚊帐叫屈。但,为她们的童心,我笑点着她的小鼻子问,那你给我说说,为什么你们来了,蚊子就走了?

小女孩低下头,嗫嚅着说,老师,对不起,我们这里穷,害你受了蚊子的苦。所以,我们趁您睡着了,就偷偷跑到您这里了。我们人多,蚊子就会冲着我们来,再也不会去找您了。说到这里,她突然转头向距离床最近的两个小男孩看去,只是,小胖和狗子说话不算数,说好了要为您看好蚊帐上的两个洞,不让一个蚊子进去的。可,谁知道,这么多蚊子,他们居然也能睡着。说完,竟呜呜哭了起来。

这时,我才蓦然看到,面前的孩子们,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竟全都是蚊子咬的疙瘩,大大的,刺眼的红。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个玩笑,竟然让孩子们深记在心。我为自己的玩笑顿感后悔,紧紧地抱住小女孩,使劲吻着她脸上的泪水。

小女孩在我怀里轻声哀求我,老师,不要走,好吗?

我搂得她更紧了,一个劲儿地点着头说,老师不走,不走!

那一刻,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我知道,在一个闷热难熬的夏夜,有这样一群孩子,因为他们的老师一个无心的玩笑,用自己幼小娇嫩的身躯筑成了一道谁也逾越不了的墙。而筑墙用的砖,全都是爱!

葛闪1983年出生,江苏沭阳人,中学语文教师,《读者》《意林》《特别关注》等杂志签约作家。工作之余,喜爱码字,至今已发表文章200余万字,文字散见于《人生与伴侣》、《做人与处世》、《知识窗》、《辽宁青年》、《山东青年》、《家庭之友》、《意林原创版》《恋爱婚姻家庭》等杂志,有100余万字文章被《读者》、《青年文摘》、《意林》、《青年博览》、《微型小说选刊》等文摘类名刊转载,数篇文章选入各地中考试题,文章收入数十部丛书中。文章以温情为主,总将一种润物无声的感情沉浸在简单的文字之中,总是能将爱的力量直抵人心最深处,也总能将隐藏在平凡小事的感动从小人物的身上挖掘出来,从而击中读者心扉。哪怕是一个底层的农民工,一个小小的孩子,一个普通医护人员的身上,都能折射出诸多感人的人性光辉。每一篇文章,或温情感人,催人泪下,或爱意盎然,给人感动,或与人启迪,催人奋进。

(编辑:王军先)

文坛撷英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坛撷英:

  • 下一篇文坛撷英: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路  明:落 雪(外五首)
    郭光明:饱蘸烟雨墨鹊华(外…
    褚衍勤:一江春水向西流(外…
    金  彪:因为爱情(外九首)
    沿海的树:墨池里哭泣的鸥(…
    李  仪:黄河(外五首)
    老  猫:子夜读信(组诗)
    无字碑:我的王,新年快乐(…
    以  琳:稿纸上长满的记忆(…
    姜  桦:合唱团(八首)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