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历史文化 > 正文
  [组图]姜  威:与名家的亲密接触(外一篇)         ★★★ 【字体:
姜  威:与名家的亲密接触(外一篇)
作者:姜  威    历史文化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95    更新时间:2013/8/1    

姜威(中)、汪曾祺(右)、董尧(左)

姜威(前排左)、王辽生(前排右)、张文宝(后排中)

 

与名家的亲密接触(外一篇)

 

姜 威

 

三十年前,鄙人曾以市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的“身份”,接待过当时因《受戒》、《异秉》等小说作品非同凡响而闻名于世的大作家汪曾祺;后来又接待过全国首次诗歌评比一等奖获得者、老诗人王辽生。近翻相册,看到两张载有二位名家形象的“老照片”,不禁勾起那会儿与之亲密接触的回忆……

1981年初冬时节,“走红”的汪曾祺(三人合影居前者,中为鄙人、左为徐州作家董尧)竟能不摆名人架子而“召之即来”,应邀从首都北京赶到新浦,稍事休息便给我市文协会员作了关于小说创作的讲座。不愧是大作家,汪老讲起“课”来眉飞色舞,声调铿锵,时而起,时而坐,身姿、手势与讲述的内容密切配合,把小说创作之道讲了个酣畅淋漓。翌日,带着文友们余音绕梁的掌声和心满意足的笑容,鄙人陪同汪老去看连云港口,继之登游花果山,回来时夕阳西下,天已落黑。

“到寒舍吃点便饭吧?”

其实到“一招”吃晚饭还来得及,只是鄙人早有“预谋”,很想请他到敝处聊聊,以“家宴”方式在文学上吃点“小灶”。

“行,走!”汪老毫不推辞,欣然赏光。

徒步中,作家忽然指着马路边菜摊下的菜“今晚别的不要,就这个好。”

噢,狗肉!

便宜,那时一斤才两块来钱。既然点了,想必是“味”有独钟,于是切上二斤。

这样汪老就到我家了。谁说“廉颇老矣”?只见作家开怀畅饮,端的是“大块吃肉”,边吃边作品评:“不赖,不赖,这里的狗肉比北京铺子做的好。”过后才知,汪曾祺曾被他的夫人戏称为“狗肉爱好者”,写作之余常拿狗肉下酒。

乘兴请教文学。先生话匣大开,谈小说,谈散文,谈小品,谈取材,谈构思,谈语言,谈风格,结合他的创作实践,“观点”与“论据”随心涌出,洗耳恭听后多有启蒙。

聊着聊着,汪老“话说”起花果山来,讲了好多好多的观山之感,收尾道:“此乃人间幻境也。“趁机为我时任主编的《连云港文学》约稿,遂见爽快:“可以。”

后来不过半月,便有散文《人间幻境花果山》见寄,并附宣纸手书的诗作一首,曰:“刻舟胶柱真多事,传说何妨姑妄言,满纸荒唐《西游记》,人间幻境花果山。“获此文作和墨宝,当即编而发之,汪老收到寄去的样刊后来信道谢,显现出这位大作家的谦恭之情。

时年53岁的诗人王辽生(8人合影前排右一),是带领他工作地方的诗坛新秀们(后排左、右4位,中为我市青年作家张文宝)来我市文联访问的。机会难得,请他“现身说法”,给我市文协会员讲讲诗歌创作的经验,王老二话没说答应了。下午开讲时,只见诗人意气风发,神采飞扬,讲诗的特质,诗的意象,诗的形式,诗的结构,诗的语言,诗的韵味,诗的创新,把自身的创作实践和学习中外经典诗作的感悟有条不紊地讲了个透,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不时以掌声回应讲述的精彩。

当晚,先生应邀光临寒舍,叙话间谈笑风生,讲了他的经历,他的苦乐,他的爱情,他的家庭,他的友谊,他的孝心,敞开心窝不见顾忌地无话不谈。都说诗人多有激情,这回于零距离中得以欣赏了。临别,大约是有感于我家老伴忙里忙外上菜款待,诗人抱拳当胸,向我老伴作揖道:“多谢小妹!”引得我那老伴哈哈大笑,十分开心。

市委宣传部刘余隆部长(前排中间,左为鄙人)会见了王辽生及其一行,晰然留下这张合影。

唉,如今二位名家都不在人世间了,可那音容笑貌和那传经送宝的炽热之情,依然印记在我的心中……

 

陈登科讲学记

 

 “陈登科到咱连云港来了!”这消息曾经在我市文坛引起不小的轰动,哪个不想一睹这位著名作家的风采呢?

1984年冬,在陈老光临港城的第二天下午,就由市文学工作者协会和《连云港文学》编辑部共同请他作一次小说创作方面的讲演,地点是市政协礼堂。

不光近百名文协会员接到通知从四面八方赶来听讲,还有许多没打招呼闻“风”而至的文学爱好者也拥进会场,临时加了不少条长凳才算“安排就绪”。窗外寒风呼呼,场内热气腾腾,大家凝望着满头银丝而面色红润、体态“发福”的老作家,恭敬地等着接受他的“指点”,有的哗哗打开了笔记本,准备着作记录……

“各位!请把笔记本合上——”老作家的开场白,竟是这么个“动议”。他说:人都叫我“作家”,其实我只能算是一个蹩脚的作家,没有上过大学,不是不想上,是以前的环境和条件不允许,所以肚子里没有多少文艺理论,也讲不出成套“道道”,今天,只是和各位认识,随便聊聊,有用的作参考,无用的请这耳听那耳扔,权当是听了一回笑话,用不着记录,一记我就紧张啦。

这是陈老的“过谦”。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陈登科占有非同寻常的一页。他因家贫而只读过两年私塾,从小参加革命,在盐阜地区的抗日游击队里当过警卫员、侦察员、通讯员,一面学文化,一面“练习写稿子”,写着写着便由写新闻、写通讯、写快板、写鼓词进而写出了“开山之作”《杜大嫂》、《活人塘》,写出了《淮河边上的儿女》、《移山记》、《黑姑娘》,写出了《风雷》、《雄鹰》、《赤龙与丹凤》……这些中、长篇小说相继问世以后都曾倍受行家的评赞并风靡一时。

“要谈小说创作的经验,”陈老说,“我的体会只有一个字——”

像是给小说设置悬念,老作家言出即止打个顿儿,听众自然感兴趣地候着:什么字?

“诌。”

呵?小说是“诌”出来的吗?

“请别误会,听我慢慢道来。”说鼓书似的,陈老有板有眼娓娓而谈。他讲,所谓“诌”,不是随心所的“胡诌八扯”,而是要依据生活实际“诌”出感动人的形象,“诌”出启发人的道理,“诌”出激励人的力量。“诌”,是作家的“主观能动性”;不“诌”,不分好坏是什么写什么,那叫“自然主义”,会走进文学的死胡同……

为证明“诌”的必要,陈老以自己的几部作品为例,说每一部作品都有“原始素材”,经过艰苦构思,展开想象的翅膀,才写成“可叫小说的东西”。“论”罢归纳:“诌”是通俗的说法,“是我的口头语”,理论上该叫“文学创造”吧?

“哗……!”台下一片掌声。

稍后,陈老说他“与连云港有缘”,当年打游击时曾打到此地淮北盐场,还秘密“潜”到过海州作侦察,手头写的《顾祝同外传》里有两个章节以海州、新浦、连云港为背景……

趁机索求此稿,陈老回到安徽即挂号寄来《诡秘的交易》,发于1985年第1期《连云港文学》,读来甚觉亲切。

作为登科先生此次“讲学”的主持人,我的感觉是“如雷贯耳”,所得的收获受用终生。

 

姜威,早先在江苏省新海中学做过20余年语文教师,转入文艺界后小说、诗歌、故事、散文、戏剧、曲艺、杂文、随笔、评论什么都写,被人戏称为“多面手”作家,曾任连云港市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连云港文学》主编、市文联副主席兼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出版过《姐姐要出嫁》、《龙腾虎跃》、《〈西游记〉外传》、《猪八戒出生记》、《聪明人的故事》、《先行之光》、《最好的献礼》、《连云港民间传说》、《东海孝妇》、《生活感觉》、《比美》、《浮沉海州王》等13部著、编之书,零星发表各类作品百多万字,《飞刀孙二娘》、《小姐洞》、《浮沉海州王》等30多件作品获奖,搞民间文学集成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江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故事学会、江苏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其名及文绩载入《中国文艺家传集》和《中国当代文艺界名人录》。

主编《连云港文学》期间,乐于“为他人作嫁衣裳”,扶持和培养了不少文学新苗。

历史文化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历史文化:

  • 下一篇历史文化: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杨光玉:镜花水月盐结缘—板…
    陈士军:东海水晶文化的历史…
    郝海夫:行走在南城古街
    陈  武:上海“葺芷缭衡室”…
    郭战平:林廷玉和海州八景
    诸葛绪德:连云老街也有我的…
    张文宝:清澈流水
    刘守迎:走近朱路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