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历史文化 > 正文
  郭战平:林廷玉和海州八景         ★★★ 【字体:
郭战平:林廷玉和海州八景
作者:郭战平    历史文化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228    更新时间:2013/8/1    

林廷玉和海州八景

郭战平

1、林廷玉的海州八景诗

崖阴积雪粉妆峰,石室春风霭气浓。

马耳晴岚飞彩凤,虎峰夕照应非熊。

谷朝霞金罩柳,疏楼夜月玉笼松。

苍梧晚渡人归后,蒙羽秋成乐岁丰。

这首《朐阳八景》诗是明朝进士林廷玉在海州任判官时所作(古代朐阳即海州),诗中每句的前四个字分别对应海州的一个知名景点,整首诗就像用照相机拍下的八张照片,光鲜奇丽,色彩纷呈。

第一景“崖阴积雪”,指的是朐山北侧山崖的雪后冬景;(朐山:即今锦屏山,古称朐山,清康熙十三年(1674年)知州孙明忠改名为锦屏山。)

第二景“石室春风”,指的是石棚山石棚石附近的春意;(石棚石,又名万花岩。汪枚《云台山赋》:“石室之春风犹是,万花之烂漫如何?”)

第三景“马耳晴岚”,指的是锦屏山主峰马耳峰晴天一碧、雾气蒸腾的奇观(岚:山里的雾气。);

第四景“虎峰夕照”,指的是白虎山在落日余晖中的晚景;(此句中“非熊”用的是文王出猎遇吕尚的典故,占卜的人说:您将得到非龙非熊非罴的猎物,可作霸王的辅佐。)

第五景“旸谷朝霞”,指的是孔望山附近谷口旭日初升,彩霞满天的晨景(旸谷:日出之处。典出《尚书•尧典》:“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

第六景“疏楼夜月”指的是景疏楼的月色。景疏楼当时位于海州州府院内,大约在今天老海州师范校园内,早已不存;(苏轼《送赵寺丞寄陈海州》:“景疏楼上唤蛾眉,君到先应诵此诗。若见孟公投辖饮,莫忘冲雪送君时。”)

第七景“苍梧晚渡”,指的是古海州西门水关门附近蔷薇河古渡口船渡人归的景象,另一说是在朐山头海口,现都已海退成陆,早已不复存在;

第八景“蒙羽秋成”,指的是海州西郊金秋丰收的田园景象(蒙羽:山东蒙山、东海羽山。典出上古地理学文献《禹贡》,“淮沂其乂,蒙羽其艺。”意思是说, 淮沂二水得到治理,蒙山和羽山地区就能种植庄稼了。)

古代咏海州的诗作很多,这片天高皇帝远的海外孤城每每寄托了诗人的无限情感,例如“延眺久疑苍,郁州遥望绝”([明]方尚祖《海州》)的悲凉,“城外沧溟日夜流,城南山直对城楼”([宋]张耒《登海州城楼》)的惆怅,“戏将桃核裹黄泥,石间散掷如风雨”([宋]苏轼《和蔡景繁题海州石室》)的欢乐,“日遁中天不肯光,鞭鳌东渡问扶桑”([明]阎尔梅《过海州》)的豪情,更别提清代的张井在《次韵陶云汀登云台山》中大叫的“登临试证坡公句,平地能仙亦快哉!”的欣喜若狂了。

平心而论,林廷玉的这首诗从艺术角度来看并不出色。诗人的情感从始自终傲慢地游离在对景色的描述之外,林廷玉完全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用一个严谨的地方官员的使命感,写就了这首诗。整首诗是一组很畅达的景物堆砌,一种罗列景点的技巧,仅此而已。

不过,虽然这种简单的景物堆砌并没有多大的文学价值,但是这首诗所产生的影响却不可低估。因为个人情感再怎么强烈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模糊,而称颂甚至仅仅是概括一番景点,便会令当地百姓有了永远炫耀的资本,和个人的抒情相比这或许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正如美国汉学家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在《追忆》里面断言:“中国的诗人暗地里希望能成为圣人。”林廷玉着意描画他管辖下的海州八个景点,显然也深怀这样的动机。这首诗强烈的目的性在于:诗作将会和景物并存,景在诗在。当地百姓会在此后的漫长岁月中反复吟诵这首诗,海州人民会因此对作者怀有一种感激,一种亲近,进而因为这种感念,去探访他的生平。

——今天看来,林廷玉的目的显然是达到了。

那么,林廷玉为什么来到海州呢?他在海州做过些什么?他的一生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2、本地志书中的林廷玉

林廷玉的这首《朐阳八景》诗使他成为海州地方史上的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他使海州的风景步入文学殿堂,得以代代传诵,作为海州当地人,研究他的生平是我们当然的责任。

遗憾的是本地志书对林廷玉的记载极少。

翻开《康熙海州志》,卷六名宦,对林廷玉只有这么短短几行的的记载:

林廷玉,福建侯官人。弘治十二年(1499年),以工科都给事中(都给事中:官职名称)谪(降职到偏远地区)判(判:判官,官职名称)海州。刚明果断,民服其公,修理学校及祠庙坛墠,正声丕著。后果累官至都御史(都御史:官职名称)。

林廷玉究竟为什么被降职到海州来呢?查阅后来修订得比较完备的《嘉庆直隶海州志》,第二十二卷良吏二•佐僚,在“以工科都给事中”和“谪判海州”之间,多出了这样一行字(其他字数完全相同):

(弘治十二年以工科都给事中)因劾副主考程敏政场屋阅卷可疑六事,令敏政致仕(辞官退休),廷玉(谪判海州)

原来林廷玉和当年震动朝野的程敏政、唐伯虎“鬻题”案有相当大的关系!这就是林廷玉来海州的原因!

虽然本市建国以来的新版地方志很多,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依然是照抄清代地方志,没有任何发掘,不过循着科场“鬻题”案这条线索,来勾勒一遍林廷玉生平、为地方志拾遗补缺,并非难事。

3、林廷玉生平

林廷玉,字粹夫,福建侯官人。生于明朝代宗景泰五年(1454年),卒于世宗嘉靖十一年(1532年)。

据《福建通志》记载,林廷玉的父亲林芝(字应瑞)是景泰四年(1453年)的举人,当过韩王府的纪善。明朝实行分藩制,纪善这个职位属于藩王的礼仪导师之类,是个正八品的小官,因此不论从学识还是仕途上来看,林廷玉都算是家学渊源。

林廷玉在明宪宗成化十九年(1483年)考取了陕西乡试第一(当时林廷玉随父在陕西。),第二年,成化二十年(1484年),林廷玉31岁,一举成为殿试第三甲第112名进士,从此大步踏入仕途。

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林廷玉被官派干了两件事,作为人事考察:其一“襄楚宪王妃葬”,襄,就是担任婚丧主持人;其二,“奉使广东”。此行林廷玉不但完成了皇差,还找到了母亲徐氏的埋葬地。(早年林廷玉两岁的时候,其母在广东信宜亡故,被林芝埋葬在了当地的凤凰山。)考察合格,林廷玉被任命为吏科给事中,正式上任。

给事中是从七品的小官,日常职责是谏言、稽查。虽然看起来级别很低,但是明朝有它特殊的权力划分。

明初太祖朱元璋黄袍加身,以兵马夺天下,所以对臣子颇多猜忌,为了不使权力归于一人之手,明朝不设宰相,一切政务分属吏、户、礼、兵、刑、工六部,虽然权力已然分散开了,但是皇帝还是不放心,为了加强皇权,并且监督稽察六部,相对应地又设置了六科。六科不归任何高级别官员管辖,直接对皇帝负责。平时凡六部的上奏均须交六科给事中审查,若有不妥,即行驳回;同时,皇帝交给六部的任务也均由六科给事中监督按期完成。

六科各设都给事中1人,左右都给事中各1人,给事中若干人。政府各大衙门,都设在京城各处,惟独只有内阁与六科的公署设在紫禁城里,因此六科官员官秩虽然不高,但权力是极大的。

1488年,孝宗即位,改号弘治。此前三年一直默默无闻的的林廷玉立刻慨然上书,劝新皇帝要“通君臣之情”,“虚心延访”,他说,那些奏章啊,并不一定能使您知道下面的事情哦,您要经常下来走走哦。一番话让新皇帝颇感兴趣,于是,理所当然地获得了孝宗的面见。面见时他寥寥数语,使“圣心开悟多矣。”

当然,这件事并不证明林廷玉是个政治投机分子,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此时踊跃发言只能说明他具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绝对是个当官的材料。

受面君一事鼓励,林廷玉再度慷慨陈词,搞了个《筹边翊治十事》,对安邦定国发表十点看法:“明赏罚以振军旅,禁暴掠以安藜庶,革宿弊以清吏治,预处置以成人才,表忠良以垂世教,慎师儒以敦化本,肃礼仪以广敬畏,普惠泽以恤困穷,举遗才以召激劝,究元恶以示鉴戒。”

林廷玉负责谏言并不是像一般人一样喊喊八股文口号就完事,比如对于“究元恶”,他立刻就揪出了典型。他对孝宗皇帝说,你看继晓那个妖僧,虽然先前被赶回家了,可是他在家舒服得很,不仅家资万贯,还天天抱着美女快活,这哪行,这简直就是“漏网故乡,悠游自在”啊!您再看赵士芝那帮奸党,虽然陛下“洞烛其奸”,把他们一个个发配的发配、坐牢的坐牢了,可是他们家的祖坟依然富丽堂皇、光鲜如故,还在沐浴着皇恩啊!这样子怎么能行呢?这样子下去如何昭示我们的典法的惩戒意义呢?孝宗一听,对啊,立刻派出锦衣卫把继晓抓来京师杀了,把赵士芝先前受封的敕诰削去了。

由此可见林廷玉有一种嫉恶如仇的性格,他对看不惯的人和事不仅会站出来说,还经常赶尽杀绝、丝毫不留情面,这种强硬的正义感为他后来被贬职埋下了伏笔。

不过暂时他还是一帆风顺的,弘治六年(1493年),林廷玉升任左给事中(依然是从七品),《四库禁燬书丛刊•名山藏•臣林记》中称他升为右给事中,不过是左是右没太大关系,因为到了弘治十一年(1498年),他再度升官,这次转调工科,出任正职:都给事中(正七品)。这次升官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左(右)给事中的位置上又给皇上呈了一个十条劝诫,所谓的《保治十箴》:“务学、勤政、畏天、爱民、亲贤远佞、容言纳谏、公赏罚、抑奢侈、重名气、斥异端。”

都给事中是各科的一把手,虽然官阶依然不高,但是六科都给事中每天在皇帝上朝时站在皇帝身边轮流值班,——每周一次地站在皇帝身边呼吸同一片空气,那种荣耀、那种地位自然是完全不一样了。

就在林廷玉仕途一帆风顺的时候,弘治十二年(1499年),发生了程敏政、唐伯虎“鬻题”案,负责谏言的林廷玉一个不小心,身陷其中,直接导致了他被贬到海州。事情的前因后果挺复杂,林廷玉也不是事件的主要人物,但是不详细讲一下就无法确知林廷玉一生中所遭遇的这个最重大的波折:

事情的起因是当时的主考官程敏政出的“会试策问”考题,其中第三题中有这样一句话:“有从事于《小学》、《大学》,私淑朱子者,或疑其出于老。”此典出自元代儒学家刘因《退斋记》,指的是许衡,用典极为生僻,当时的士子对这道试题“多不通晓”,罕有知者。考完批卷,其中有一篇文章居然深晓题意,作为朱学家的程敏政自然喜出望外,“甚异之,将以为魁”。于是外面纷纷传言,一定是才子唐伯虎又考了第一。这下可不得了,引出了一桩大事件来。

唐寅(1470——1523)字子畏,一字伯虎,吴县(今江苏苏州市)人,弘治十一年(1498),唐寅乡试获中解元(乡试第一称为解元。我们知道林廷玉也是解元,1483年的陕西解元。)的时候,主考官梁储看中了这位才华横溢的青年学子,并将他推荐给了程敏政。据尤侗《明史拟稿》记载“主考洗马梁储还朝,携其(唐寅)文示詹事程敏政,相与叹赏,遂招寅往还门下。储奉使,寅乞敏政文以饯。”可见程敏政不仅赏识唐寅,而且他们早有来往。次年,唐寅北上京师参加会试,同他一起的还有江阴富家子弟徐经,唐寅的老乡都穆。出榜之前,都穆听到传闻说唐寅考了第一,顿生妒嫉,便说是徐经贿买程敏政的家奴先得到了试题,然后又告诉了唐伯虎,徐、唐二人预先作文。(还有种说法是唐伯虎从程敏政处“先得题意”,谁让他们俩本来就认识。)

高考作弊!这还了得!这在律法严酷的明朝可是一桩极重的罪行。这时,朝中心怀不良,早就瞧上程大人少詹事(正四品)这份美差,一心想要取而代之的顾瀚,叼唆给事中华昶,不等正式发榜,急急忙忙奏上一本,说程敏政卖题受赂。

据《明孝宗实录》记载,孝宗皇帝一听,立刻命令程敏政停止批卷,另一位主考官大学士李东阳与五经同考官(林廷玉也在内)把审过的考卷“重加翻阅”。

其实明代科举考试规矩极严,试卷(考生作文的卷子,用墨笔书写,谓之“墨卷”)不仅要糊名(密封),还要由考场工作人员另用硃笔——红笔膳写(叫做硃卷)之后,才交阅卷官审看,为的是不让阅卷官从笔迹上认出考生来。阅卷官认为可以的试卷,再转送主考官审阅,最后决定是否录取。所以哪份试卷是唐伯虎、徐经的,程敏政根本不可能知道。

审查结果当然是没问题。李东阳向皇帝汇报,唐寅、徐经“二卷俱不在取中正榜之数”,就是说考第一的另有其人。

按理说案件可以就此了结了,可是朝中大臣却抓住不放,提出“前后阅卷去取之间,及查二人朱卷,未曾有弊与否”的质疑。孝宗被搞懵了,分辨不出真假,不耐烦了,遂令锦衣卫将华昶及徐经、唐寅一并“执送镇抚司对白明白以闻,不许徇情。”

这时候“尝为同考试官”的林廷玉出来讲话了,他“历陈程敏政出题阅卷取人有可疑者六”,并说:“臣于敏政非无一日之雅,但朝廷公道所在,既知之,不敢不言。且谏官得风闻言事,昶言虽不当,不为身家计也。今所劾之官晏然如故,而身先就狱;后若有事,谁肯复言?莫若将言官、举人释而不问,敏政罢归田里。”——林廷玉觉得被告逍遥依旧,控方检察官反倒被抓太没有道理了,要求释放华昶、唐寅、徐经,将程敏政罢官。

我没有找到林廷玉所谓“可疑者六”到底是哪六条,《唐伯虎全集》中也只说林廷玉自称“与知内帘事”——知道主考官的内幕消息。(内帘:明清制度,乡试与会试的贡院均有内帘、外帘之分。内帘官为主考及同考官等,外帘官为管理考场事务的各官,统称帘官。)

林廷玉这么一添乱,孝宗简直被大家七七八八的发言搞得晕死了,于是干脆下令全部抓起来!最后的处理结果竟是各打50大板:

华昶“言事不察实”降职调离北京,任南京太仆寺主簿;程敏政“临财苟得,不避嫌疑,有玷文衡”,勒令致仕(程敏政出狱四天即以痈毒不治而卒);徐经、唐寅有“夤缘(向上攀附巴结)求进之罪”,令“黜(罢免革除)充吏役”,终生不得参加考试(唐伯虎深以为耻,去了院体画家周臣门下学画去,遂成“吴门四家”之首。现在大家明白《唐伯虎点秋香》故事里面为什么华府和唐伯虎势不两立了,因为华昶为华鸿山的氏族长辈,呵呵);至于林廷玉,因为“复攻敏政可疑者六事”,有“朋比回护,颠倒是非”的嫌疑,也没逃过此劫,被“谪判海州”——降职到地处偏远的海州来当判官了。

整个案子自弘治十二年二月丁巳华昶参奏起,至六月己丑结束,历时四月许,似乎是一场由嫉妒牵扯出的政治阴谋,一个充满谣言和交易的漩涡,林廷玉为官16年,几度慷慨上书,兴致满满,这一次终因抱打不平,一言不慎惹怒了皇上,被贬出京城,着实冤枉得很。

同年重阳节那天,已然来到海州赴任的林廷玉前往孔望山登高,在龙洞右侧石壁上写下了一首五言小诗《看龙洞偶存》(见附图):

幻化起溟

丹崖一洞空。

地灵呼即应,

应是讶相逢。

(溟濛:形容烟雾弥漫、景色模糊)

整首小诗貌似恬淡自然,其实表达了他现在幽怨怅惘的心境,联系到前面发生的事情,所谓的“幻化起溟濛”,所谓对着龙洞“呼”唤招来的回“应”令人惊“讶”就不难理解。在末尾的题记中,林廷玉更加明确写道:“明弘治十二年,余以工科都给事中言□□□□□□□事,谪判海州,重九日游此,闽人林廷玉谨识。”

“言”和“事”之间有7个字被铲去了,留下了清晰的印迹,看了上面会试“鬻题”案,我们可以猜到这7个字大约是“程敏政可疑者六”,连起来就是:“余以工科都给事中言(程敏政可疑者六)事”。显然林廷玉对此事依然耿耿于怀,题壁发泄。至于为什么铲掉这7个字,可能他后来想想,觉得事已至此,再明目张胆到处涂鸦不免会惹麻烦,又何况程敏政已死,再大的怨气这样做也显得肚量太小。

判官属于从七品,虽然只比正七品的都给事中矮了半级,但是前者身处穷乡僻壤,整个一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后者每日在紫禁城亲沐皇恩,呼三喝四,其间的地别天差殊不可形容,林廷玉忍不住发发牢骚也是人之常情。

(本市曾有人撰文说林廷玉在海州任的是通判,这是没有常识的说法。府才有通判(正六品,注意比正七品的都给事中还高了一级。),州只有判官(正七品),可能那篇文章的作者看过《嘉庆直隶海州志》,以为“属州视县、直隶州视府”,海州是直隶州,那么林廷玉当然是通判。但是他忘了查证明朝的海州属淮安府,清代雍正二年(1724年)才升直隶州。)

一般来说,一个州里面,知州(从五品)以下,由同知(从六品)和判官分掌清军、巡捕、管粮、治农、水利、屯田、牧马等事,具体要依据州事之繁简再由两人分工,并不一定很明确指派。

根据可以查到的史实,林廷玉在海州除了留下《朐阳八景》、《看龙洞偶存》这两首诗,对巡捕方面的工作抓得比较起劲,为地方做了不少实事。

当时海州城隍庙年久失修,已然颓圮,林廷玉建议知州侯镗重修。他一个判官为什么要提议重修城隍庙呢?因为城隍爷是主管城市安全的,春秋祭祀,可以祈祷城隍爷保佑所在城市不发生火、匪、盗等严重的社会治安问题。

海州土地贫瘠,生活穷困,从盐场偷贩私盐的人很多,歹徒不少。林廷玉的前任不敢管那些为害一方、大贩私盐的歹徒恶霸,只去抓那些受不了贫困弄点私盐养家糊口的小百姓。林廷玉不管这套,到任后“一举擒强徒数十”,而不去抓那些小百姓,因此深得人心。

另一件事情也颇为有趣:海州城外有个董老尼庵,一天夜里有个小偷闯入后杀人潜逃,怎么查也查不到。林廷玉没办法了,就去了城隍庙向城隍爷祷告。就在这时候,有个姓刘的被人认为偷了马扭送过来。林廷玉讯问了半天,姓刘的面不改色,坚称自己没有偷马。林廷玉灵机一动,大喝道,马不是你偷的,董老尼庵的人也不是你杀的吗?姓刘的一听,面如土色,立即招供了杀人案。

故事有点荒诞——吕柟《林公墓表》上甚至说当时“杀人之盗如亲见鬼神”——不过林廷玉刚正而流于武断的性格在上面这件事上可见一斑。

林廷玉在海州为官三年,虽然初始发了点牢骚,但是很快就不再消沉,积极作为,不仅工作上事必躬亲,雷厉风行,在当地文化史上也留下佳话,因此《海州志》上对他的评价是十分公允客观的。

转眼三年过去,“正声丕著”的林廷玉终于离开海州,升任湖南东部的茶陵知州(从五品),并于弘治十七年(1504年)一手创办了名闻遐迩的洣江书院,至今尚存。

弘治十八年(1505年),林廷玉升任江西佥事,这是提刑按察使司正五品的官员,这个职位负责的是刑狱方面工作。第二年武宗即位(号正德),迁广东提学副使、署司事。提学(正四品)也是提刑按察使司的职位,司察一个省的学政——学校及其他教育事务。

正德七年(1512年)林廷玉转任右通政(正四品),通政使司是明初始设,为沟通上下民情、预防朝廷弊端的中央直属机构,林廷玉终于又干起了老本行。同年冬天,林廷玉再次转任,这次是以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正四品)的身份巡抚保定。都察院的职责是纠劾百司,辨明冤枉,提督各道及一应不公不法等事,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林廷玉一到,立刻把当地勾党结社、有问题的达官显贵一一绳之以法,把贪污渎职的太朴寺张鉴下了锦衣狱。于是皇上派他掌管南京都察院。到任不久,他被御史董建中弹劾,说他“拗执偏刻”,于是林廷玉向皇上请求退休回家。

正德十三年(1517年)的夏天,64岁的林廷玉再次出山,和高文达一起先后2次平定了福建士兵叛乱。此后便归家著述自娱。

世宗嘉靖十一年(1532年),三朝元老、历经四个皇帝隆恩的林廷玉去世,享年79岁。嘉靖末年,有人提起他的功勋,世宗下诏将他和高文达并祀,供人祭拜。

林廷玉一辈子是个敢于直言进谏、刚正固执的人,这为他在史籍中赢得了名声。他的谏言令他升官,也使他被贬,他在中央权力机构,在政治漩涡里面两度沉浮(一次被贬、一次被弹劾),但是最终,他一贯的正直和才干得到了报答,得以颐享天年。

其实林廷玉更适合在地方做一些实事,比如修庙、建学校、断案甚至平叛什么的。他是个官员,更主要的是个文人。从《筹边翊治十事》到《保治十箴》,已经显示出他善于归纳总结的本领,后来的《朐阳八景》诗,也因为对景点的罗列而流传至今。不过虽然他的诗写得一般,却仍然作为一个诗人被我们怀念和追忆,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注:文中括弧内的注解均为笔者所加。)

 

郭战平,连云港烈火影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在报刊发表多篇历史文化题材作品。

历史文化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历史文化:

  • 下一篇历史文化: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杨光玉:镜花水月盐结缘—板…
    陈士军:东海水晶文化的历史…
    郝海夫:行走在南城古街
    陈  武:上海“葺芷缭衡室”…
    姜  威:与名家的亲密接触(…
    诸葛绪德:连云老街也有我的…
    张文宝:清澈流水
    刘守迎:走近朱路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