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报告纪实 > 正文
  [图文]张文宝:蔷薇花儿开         ★★★ 【字体:
张文宝:蔷薇花儿开
作者:张文宝    报告纪实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069    更新时间:2013/7/12    

 

蔷薇花儿开

张文宝

蔷薇花儿开。

后蔷薇村有个好听的名字,可从来没见过蔷薇花。

今天,我说的后蔷薇村有蔷薇花儿开,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见到的花儿,而是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女孩子。

她叫张瑾闽,是“村官”,后蔷薇村的党支部书记。

张瑾闽像一朵娇艳的蔷薇花绽放在后蔷薇村的土地上。

这里是东海县驼峰乡。

驼峰乡是一个有万顷良田的富庶的鱼米之乡。

鱼米之乡也不是村村富的。像后蔷薇村与前蔷薇村只是隔着一条不宽的河,俨然像隔着两重天,两个世界,前蔷薇村老百姓的日子像已进入了共产主义,集体经济如旭日东升,蒸蒸日上,欣欣向荣;后蔷薇村老百姓的生活不一样了,过得紧巴巴的,大部分人家住的是平房,集体也基本上没有收入,留有的几间简陋平房是村委会。村里人每天都是到前蔷薇村企业里去打工。

一样的土地,一样的河流,一样的庄稼,究其本来,还是一个大村子,肉连着肉、骨连着骨,血浓于水,怎么后蔷薇村是这样的一种刻骨的贫穷的样子。

后蔷薇村468户人家,1945口人,没有工业经济什么收入,主要依赖2500亩土地耕种,村里人虽也有150台大小起重吊车,每年有个近千万进项,但他们常受周转资金颠簸困扰,难给全村人铺下幸福阳光,2010年全村人均收入6868元。

张瑾闽能行吗?

在我眼里,她是个孩子,一个孱弱的女孩子,比我儿子的岁数还小,今年整整25岁,刚跨出大学门两个年头。她能挑起一千多口人的村支部书记这副担子,改变后蔷薇村的贫穷吗?

我是猜疑着走近张瑾闽的。

“80”后女孩子常被指责为“以自我为中心、蛮横、矫情”……总之,我行我素、特立独行是“80后女孩子“身上特别刺眼的标签。

也许,我们“50”后的人对“80”后的人根本就不了解。现在,不要说隔着三十年了,人与人隔着十年、八年,就像两代人似地,存在着“代沟”,心想不到一起,话说不到一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老”了,常常被他们拒之于千里之外的。

一切都源于时间的颠覆。

我常想,不论什么时候,年轻人是看懂“老”人的,只有“老”人看不懂年轻人。这既是人生的悲剧,又是人类进步的幸事。

走近了张瑾闽,我才发现和看到“80”后人或现代人的真实面貌和心思是什么。

她们真是可爱可敬的一代年轻人哟!

她们有的挑起工作“大梁”,有的坚守责任为生活奔波。

她们怀揣理想,在生活的洪流中,一面摔倒一面成长,并且学会承受,学着坚强。

她们最容易袒露自己的心声,不喜欢隐瞒观点。

在农历二月乍暖还寒的早春里,在刚刚弹出地平线不久的清丽又发红的阳光里,我面对的张瑾闽,一个青春又散发出生命坚韧气息的年轻女孩子,她漂亮的脸蛋天天暴露在田野间的阳光下而发黑发红,这又恰像一个健康的苹果,透出成熟的美。

她是一个爱笑的女孩子。

说话时,她禁不住就会笑。那是一种早晨阳光似地清澄的笑。

早春里的乡村的一天,是从各种鸟的欢唱和紧张地忙碌开始的。

喜鹊在枝头上激情地喳喳叫。

麻雀在路上不怕人地蹦蹦跳跳。

张瑾闽的一天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我真实地感到一股年轻的风正在冲击我的思绪。

我真实地感到,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心里揣着后蔷薇村一千多个老百姓,渴望迎接每一天、跋涉每一天、收获每一天。

我在与这个“村官”度过的一天里,是数着她的脚印看她怎样工作的。

我看着她瘦弱娇小的身子骑在电瓶车上,颠簸在后蔷薇村与乡镇府之间的二十多里的简易水泥路上。远远看去,她像一株在风中摇曳的庄稼。

村支书实际上是老百姓的大办事员。如果是土生土长的村支书,难以避免对家族亲友在一些实际利益上可能给点“关照”,对于刚跨出大学门的大学生村支书,无亲无故,真是一清二白,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做出点事来,也只是要体现人生价值。

服务是无边无尽的。

雷锋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

为人民服务见到博大,但其里甴多少琐碎的烦恼、困顿、委屈代表的。

张瑾闽不觉得自己是在服务,她也来不及拣拾很多的“博大”,只是觉得每天应该这样做才心安理得。

这一天,张瑾闽在人群里不时地挥手给我留下很深印象。

今天,她做的第一件事是从挥手开始的。

后蔷薇村里,那些艰难地做着起重吊机工程的老百姓,运转资金断了,工程停了,他们想贷款,出了村,两眼白茫茫,生冷得谁也不认识。孤立无援,他们只能求助村支书张瑾闽,把她当成救命人。

张瑾闽又有多少本事?

她是老百姓的一部分。生在东海县石榴乡乡下,是农民的女儿。从南京中医药大学本科毕业时22岁,在海南找了一个不错的工作,可没两天,就辞了,来到东海县驼峰乡麦坡村任党支部副